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9-23 20:4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我来剥《拆弹部队》的皮

这部电影应该算是宣扬普世价值片子,所以会加进去卫国太子为了臣民的生命最后不战而降于秦国(既然是这样,那太子片子开头带兵罚梁又是怎么回事呢)成龙也成为战场上装死逃生的懦夫。从前有个电视剧里有句话说的很豪迈“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与这部电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战争也许会剥夺一切,但不意味着这一切就此不复存在。当战争结束,乃至就在战事进程中,仍有不被敌我关系所笼罩的部分存留下来,热情、爱心、善意、友情……而一匹马的生命,绝不轻于一个士兵;一个士兵的愿望,也不次要于一个将军的愿望。众生皆应被平等对待,并不因战争或其他什么就可剥夺。

 有几个片段不错,几乎快要感动到我,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片子有点矫情。。。
  有些地方有鼓吹英雄主义和欧美价值观的味道,有些地方又有反过来对这种主旋律的调侃和反战的意味。
  不知道导演是不是有点刻意地犹抱琵琶半遮面,故意采取模糊含蓄的策略来讨巧四方,还是想客观中立地陈述事实,把各种可能性留给观众做多种解读。
  很多盛赞的人说,这部电影很好地刻画了战争对人性的伤害和扭曲,尤其是开场白的那一句“战争是毒药”和结尾james回归伊拉克战场的首尾呼应,寓意明显。
  
  但无论到底是哪一种,我都觉得罔顾基本事实是最大的矫情。
  
  在导演想要检讨的战争对james的扭曲背后,可曾有对伊拉克老百姓所遭横祸的关心?没错,james对贝克汉姆有关心,对无法救最后那个人肉炸弹一命也有痛苦。。。但是我并没有感觉到真诚。因为这两处色彩更浓的是渲染和指责伊斯兰抵抗者极端行动的残暴迫害和杀人如麻,把责任推给宗教极端主义者的非理性,让观众从直观上把伊斯兰信仰和血淋淋的生命摧残挂钩。这是典型的西方视角,这种关心和人道主义也是典型的趾高气昂的自我中心,看不到对平等和对生命的尊重,看不到对战争最大的受害者--伊拉克老百姓--的愧疚,自责和反省。
  
  很多人说导演对james的安排体现了反战的意思。很显然,确实是有这个味道,导演肯定不是主战者,但这样反战,是不是太轻巧?james对战场的中毒上瘾,james的生活扭曲,甚至james还说出了人生的真相--越大越无聊,越到后面真正喜欢的事情越少。。。多么重大的创伤啊,多伟大的发现啊,为了得到这样一个挖掘伟大真相的机会,以数以万计的伊拉克人命做舞台布景也是超值的~~~对不对?
  
  到底哪一种伤更重,更值得书写呢?
  
  话说回来,战争的毒瘾,对james的伤害,到底是谁造成的呢?萨达姆?伊拉克老百姓?独裁专制或者意识形态?
  
  导演并不是不知道这些,所以她也点了一下,在james为了贝克汉姆夜闯伊拉克教授家那一段,他满脸正义地用枪指着教授说,我来是要探究谁该为贝克汉姆的死负责!结果被教授怒火中烧的妻子一把推出门外,他也意识到,虽然自己为了堂皇的正义使命而来,但无端地携带武器私闯民宅,就是不受欢迎!于是他套上了帽子,羞愧地跑回了军营。显然,这是一个比喻,把美国进入伊拉克的过程拟人化了,明确表现了一个尴尬的事实:美国人并没有受到主人的欢迎!!
  
  但纵观全片,基本上还是欧美主旋律的视角,缺乏真正的终极关怀,缺乏真正的站在人类高度的大视野和反省。这一点,跟《猎鹿人》形成鲜明的对比,类似的人物和情节,类似的主题,轻重的拿捏处理远逊于后者,所以对观众感染和冲击的强度也远不在一个层次。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拆弹部队》如《猎鹿人》和《桂河大桥》一样优秀,一样有力的揭穿了战争的荒谬,我仍然对西方持保留态度,因为电影是虚的,抽象的,它的优秀代表一种文明和思想可能达到的最高高度,但并不是事实高度。相反,反战的优秀作品多,无论是电影,音乐还是文学的甚至诺贝尔和评奖,恰恰是因为他们的残忍和贪婪,因为他们的执事者总是不吝一战----我仍然尊敬那些高尚的知识分子&和平主义者,但他们只能发表意见,甚至沦为工具,永远无法实施真正的决定性的影响。当然,把战争的责任总是归咎到西方头上也是不妥的,应该是人之本性所无法避免的,无论东西方。但西方人现在掌握话语权,脸上金粉过重,所以我刮刀着力要重一些才能剥皮。
  
  看一个人,看一件事,实际行动远比任一方的说辞更靠谱,这是我最近一年的最大收获。

这里,涉及到了战争观的问题,我们都清楚生命的宝贵,我们都厌恶战争,但很多情况是,你不去招惹人家,人家却来打你。比如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西方发达国家对非洲拉美的殖民,战争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正确的战争观应该是,我们渴望和平,但我们不惧怕战争,在需要的时候,我们敢于战争,用正义的战争去消灭邪恶的战争。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迎来和平,保护大多数人的生命。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抗美援朝、六十年代我们抗美援越,就属于正义的战争。没有这种强硬的手段,怎么迎来后来的尼克松访华!反观现在的中东,美国为了石油利益,以种种借口出兵,使那里的人民终日处于战火之中,这就是美国人口口声声说的普世价值?

当然,你可以说这只是电影,真实战场上恐怕不会出现如此为救马而不惜生命的插曲。但退一步说,仅凭这样的桥段出现在电影中而观众们不感到矫情或突兀,已是这种生命价值得到普遍承认的体现。

这部电影情节还是有点诡异的,先是弟弟为了权力阴了哥哥一把,让哥哥全军覆没,结果哥哥幸运的没死,于是弟弟又带人追杀哥哥,接着就是哥哥不计前嫌救了弟弟一命,然后弟弟就诡异的自裁反过来救哥哥一命。这有点搞不懂这年头编剧是咋想的了。原来有句话叫故事不够,爱情来凑,可是这部电影,既没有凄美的爱情,又缺乏精彩的打斗,只剩下了空洞的情节,和成龙大哥一口一个的“我爹说”,来展示小人物向往和平幸福的小日子。

反观国内的战争戏,个中形象之脸谱化、情感之单一化,无法不令人生厌。审查制度固然是人人都可举起借以面对指责的盾牌,但除此之外,还有“政治正确”的“受害者”心理作祟。尽管多年前便声称远离了区分“你们”和“我们”的阶级论,创作者和观众(自然更包括审查者)还是难以逾越这种自居正义方或受害者的道德优越感。仿佛一切艰难困苦都成了荣光与资本,以至于不能正视自己任何一丁点错误,也看不得对方任何一点不那么可恶之处。这种情绪无处不在,且不必说文艺领域的表现始终让人失望,单看近来“否认南京大屠杀罪”的提案就知道了。若不能坦诚面对自己的不足,不能清晰地自我认知、正视历史,那么即便战争已远去,也难有超越战壕的一天。

最近看孔庆东的博客透露了一个消息,美国大使在清华大学演讲,一个也门留学生提问,美国干了那么多践踏人权的罪行,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问的大使不知所措,后来西方各大媒体无一报道这一消息,可见西方媒体的客观公正那也都是瞎掰。

斯皮尔伯格的《战马》如果放在二十年前,也许是让人声泪俱下的励志大片,但是置于今时今日,就太老旧太套路化了。尤其结尾处夕阳西下的人物剪影,真的不是《乱世佳人》时代的专用手法吗?

不过即便手法陈旧,其中仍不乏可圈可点之处,比如在敌我战壕之间的无人区救马一节,着实令人感佩。英国士兵打着白旗踏入对阵区域,冒死解救被铁蒺藜缠住的战马,德国士兵则友好地出现在一旁,递上工具不说,还熟练地指点从何处下手更为安全。为了争夺马的归属,气氛一度紧张,枪被匆忙推上膛,好在其中一人急中生智,以猜硬币来做决定——其实,有不少让士兵们浴血拼杀的战争,本是可以通过元首们猜硬币而避免的。

想起前两日看到另一场战壕戏,恰可拿来辅证。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哭泣的草原》里,有这样一个情节:二战爆发,自小亲密无间的双胞胎兄弟都去参军,一个加入政府军,一个加入游击队,在漫无天日的战事中对阵、消耗。某日弟弟双手高举,爬出战壕,大喊哥哥的名字。一段沉寂之后,哥哥现身:你怎么来了?弟弟说:妈妈死了。哥哥一愣,扔下机枪,与弟弟抱头大哭。不久两人重新装备好,各回各的营地,直到双双战死,终未再见。

安哲罗普洛斯的镜头冷静克制,却是对战争的极大控诉。战争撕裂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与正常情感,令多少美好的东西扭曲破碎。这看上去与斯皮尔伯格的面向颇为不同:一则以沉重,一则以温暖;一个讲战争摧毁一切的残酷,一个心怀战争之外还有人性存在的乐观;一个是欧洲人对生命与终极价值的追问,一个是美国人应对世事的积极态度。然而即便如此,二者终归有共同之处,即都承认存在一种高于敌我对立的普世价值的存在。这种价值不会被战争、仇恨、爱国心或国家意识形态所取代,它萌生于任何专断遗留的罅隙之中。

救马过程中,两人闲聊起彼此战壕里情况如何,哪边老鼠更多,还互相报上了名字。此时再说战场上见就很难了——如果要不由分说地仇恨一个人,千万不要让他的姓名、面貌、生活呈现在你眼前。面对一个具体的生命,你很难不产生同情、同理之心。迟疑之后他们互道保重,匆匆别过,也许以后再也不会见面,甚至死在对方的火力里,但这萧杀战场上难得的一刻,尤其让人感到敬重与温暖。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来剥《拆弹部队》的皮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