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9-19 08: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Avatar,谢谢你还我一个童年的梦想威尼斯手机娱乐

以下内容仅代表本人意见,固执偏颇,实属故意,如有异议,不妨分享,但我是不会听从的.
因为这关乎我的梦,我自己的童年梦想,任谁也没有资格否定.
近段时间我一直关注着Avatar和围绕它的赞美挑剔之音,有一句说话不时发响脑际:人人都可以是食神!
那是周星驰在"食神"里面的台词,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而事实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导演,但每个人都可以有导演的梦.而这个梦,可以是童年梦想的延伸.
Avatar就是导演James Cameron的一个梦.
看过电影后,它也成就了我的童年之梦,尽管我早已过了参加六一活动的年纪.我们常常听见"老一辈"感叹当年什么什么电影如何引领潮流,根深蒂固,时代烙印之类,造就了一代一代的梦想并为之奋斗.六十年代的<2001太空漫游>,那眩目的黑洞特效被形容为"比吸食大麻还要爽";七八十年代的<Star War>,<变形金刚>系列,不知道构建了多少孩子晚上的美梦.我一直很遗憾,也许是生活环境的原因,也许是自己觉悟不足,我的童年当中并没有别人随口即能回答的"偶像"和"梦想".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集体的记忆,仿佛我的童年是一片空白,空留下每个抓狂的作业晚上.
Avatar给我的震撼的确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描述的,当某样事物强大到一定程度,头脑很可能只剩下顶礼膜拜的王座和地毯了.于我而言,游历潘多拉星球就是一场梦,梦的细致程度已经令我无可挑剔,当它颠覆了我的价值上限时,就只能顺理成章的化身为我脑海中不容否定的"王"!
那是我的梦,任谁也不能否定它.
网络上,报刊上,虽然对Avatar好评如潮,但亦不乏各种吹毛求疵的声音.例如"技术一流,剧情老套".首先我想反驳,那是导演的梦,他自有操纵一切的权力,也许他心底里不是为了观众而拍电影,纯粹为了实现自己遥不可及的梦罢了,就算所有人嗤之以鼻,他估计亦不会退让半分,这就是所谓的梦想家,岂容墙头草般的懦弱?!
其次,老套的定义又是什么?!我相信大家阅历丰富,"见识"过很多非凡的事物,但仅凭区区这个旁观者的姿态搬弄对比半天得出个自以为惊世大结论(而自己从来就没有哪怕半点去写出像Avatar那样"老套"情节的勇气)就敢把它武断为老套?!我发现身边的人已经形成了所谓的囚笼效应,生活早把我们养成了对任何事只会吹毛求疵,以此凸显自己的过人之处的扭曲心神."以前的人凭借构建理论扬名立万,现在的人只能凭解构理论而标榜其身",这诚然是今天中国的现象.我们已经不会由衷的赞美,认为那是讨好和平庸;我们已经不会善意地注目,认为那是自我的却失.凭什么我们似曾相识的故事就不可以在重现一次?!凭什么我们真心向往的情节要被否定再否定才得安心?!答案很简单,人是贪心的.
正如侵略潘多拉星球的"组织".
我想起<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面一个说法:人的欲望不像狗那样原地打转,今天甘心吃骨头,明天同样乐意吃骨头,从来不会向所谓"主人们"讨要一块肉;人的欲望则盘旋而上,永无止境,徒留莫名的痛苦和失落.英雄主义不错是好莱坞一惯推崇的原则,当它一再出现我们就痛苦不已,认为非搅尽脑汁编造一个连导演自己也想不到的结局才算完美.而事实上,看着Jack Sully一次一次的奇迹登场和顺理成章的领导胜利,我心理就舒坦而畅快.那就是我梦想中的自己,他在梦中并不需要瑕疵.这就够了.何时我们才能善意接受一些"平凡事物",不要警惕着立身为评论家?!
再者,爆发户的心态是当下的主流.中国眼下就是一个爆发户国家,人们钱袋膨胀迅速,然而脑袋只有望其项背的份.我看了不少网评,满眼什么"钉子户""星际拆迁"的字眼,河蟹味十足,调侃调浓郁.颇有被外界关注的变相光荣感,就像乐于重复"用竹竿捅下敌人战机"如此段子的扭曲乐趣.说实话,我很反感.这些字眼,虽然,确实充分体现了网络的智慧,但人云亦云后就不觉得有亵渎电影的味道吗?不联想"拆迁",不代表我们不关心时事,留意民生;但反复地强调也不会让读者觉得我们正在忧国忧民.其实,我们充其量就是一些旁观者借用别人的冷暖而制造沾沾自喜的虚荣而已.有本事整天坐在屏幕前愤愤不平,还不如起来到外面拣件垃圾来得实际.
那种爆发户式心态同时是一种破坏欲和不安的表现.A片之所以生生不息,就是人们心底的破坏欲所致,破坏,意味着对方的缺陷,既有缺陷,就相对地和自己"平行对等"起来了,自然不对自己再有威胁,不安就转而为高枕无忧.看着别人的高水平作品,我们没有低头拜服的勇气和谦虚,却有高高在上的评头论足的自信满满,奇妙的是,这一切显得心安理得,自自然然.自我感觉良好,坚信只要自己一旦出手,高水平的作品一定横空问世,吓个对方胆战心惊.所以眼下只要弹指之间缔造不惊人誓不休的语言就够了.
某些导演感叹:绝大部分有可能发言有权利发言的我们,都自觉放弃了通往崇高的道路,而彻底拥抱了低俗。我们在虚高的票房中裸奔和狂欢的时候,我们彻底放弃了作为一个电影人、一个民族精神文化产品创作者应有的操守。
这个就是我们现在面对落后的"勇气"了.

以下内容仅代表本人意见,固执偏颇,实属故意,如有异议,不妨分享,但我估计不会在意的.
因为这关乎我的梦,我自己的童年梦想,任谁也没有资格否定.
近段时间我一直关注着Avatar和围绕它的赞美挑剔之音,一直有一句说话发响脑际:其实人人都可以是食神!
那是周星驰在<食神>里面的台词,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而事实上,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导演,但每个人都可以有导演的梦.而这个梦,可以是童年梦想的延伸.
Avatar就是导演James Cameron的一个梦.
同样地,它也成就了我的童年之梦,尽管我早已过了参加六一活动的年纪.我们常常听见"老一辈"感叹当年什么什么电影如何引领潮流,根深蒂固,造就一代一代的梦想并为之奋斗.六十年代的<2001太空漫游

“多年后回想有部电影你会后悔没在戏院看,必是阿凡达。”彭浩翔在他博客里如此写道,我深以为然。我甚至猜测,有很多人愿意为了这部电影再进一次影院。就我个人而言,我很乐意这么做,因为这电影是仅属于电影院的。当然,以后当家庭影视设备能在巨屏上3D化时,这话我得吞回肚子去。但这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奢侈,所以在电影院看最是经济实惠了。

华丽的画面
3D技术是Avatar的卖点,我的确由此知道普通3D和IMAX 3D的区别,同时我决定再看一次IMAX 3D.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没有什么狂热不狂热,发烧不发烧的说法.
James Cameron似乎自己在"自打嘴巴":好的拍摄特效技术并非主要,情节才是王道.而事实是他用了绝大部分时间缔造一个疑幻疑真的世界,相比之下,情节显得失色.后来想清楚,我是误解了导演这句话的意思.原来逼真细致的潘多拉星球正是震撼着心灵的一段段情节啊.
水母般飘浮的圣树种子,艳丽的收缩花,有如经脉的夜间景致,这一切,无不带着梦境般的光环然而清澈,纯净得直面人们的心底.正是那巨大耗资的特效,编造着这个完美的梦,释放着我们自小被老师和书本束缚的想象力,叫我们感叹大自然的诡异,叫我们反思往日的行径和对自身环境的无视.当中无视有二:一.破坏环境而一再推卸责任;二.地球曾几何时和现在某些鲜为人知的角落还存在着类似环境又有多少人知晓呢?
我是一个向往精致的人,我并不想标榜什么与众不同,但心底天生地抗拒着很多"山寨"的丑陋,面对着Avatar如诗如画,我刹那间有种一见钟情心有所属的感觉,从此我就容不得自己再有半点挑剔了,只会从好的方面放大这部电影,不,这个梦."好吗?"我不禁问自己,结果只能答:有时候盲目一点又何不可?!

>,那眩目的黑洞特效被形容为"比吸食大麻还要爽";七八十年代的<Star War>,<变形金刚>系列,不知道构建了多少孩子晚上的美梦.我一直很遗憾,也许是生活环境的原因,也许是自己觉悟低下,我的童年没

有人管James Cameron叫“占神”,我不以为然,甚至反感。我觉得把一个人比做为神,是一种狂妄,更是一种浅薄。但看了Avatar之后,我觉得称他为“占神”,在某个层面上是可以接受的。在“创世纪”中,神用七天创造了地球。从这个层面说,James Cameron是做到了:他创造了一个叫“潘多拉”的星球。Avatar的全部意义也就在此。

James Cameron导演,沉气十年,终有所成.我不禁想起大至千千万万研究学者历经数十寒窗而得一学论,如John Nash;小至陈德森为了<十月围城>几次"发疯",历经八年终见佳作.我一时间感觉坚毅这个名词是那么的实实在在,使人动容.世界因他们而活力,人类因他们而伟大.让那些冷嘲热讽的"小角色"见鬼去吧.

有别人随口即能回答的"偶像"和"梦想".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集体的记忆,仿佛我的童年是一片空白,空留下每个抓狂的作业晚上.
Avatar给我的震撼的确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描述的,当某样事物强大到一定程度,头脑很可能只剩下顶礼膜拜了.对于我来说,游历潘多拉星球是一个梦,梦的细致程度已经令我无可挑剔,当它颠覆了我的价

我觉得James Cameron最强的地方,是他懂得技术,更懂得运用技术呈现一个故事,不是反其道而行。在这方面,是他优胜于某些所谓技术狂导演的地方。以我的審美观来说,电影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说好一个故事,故事新不新颖动不动人,那是境界层次和主观的问题,可以另论,但难有共同的结论。但说不圆一个故事的电影就不能称好电影,这是我坚持的。当然也有人只看特效动作就心满意足,只能说人各有志。观影时我一直有“未来世界/真人版的《幽灵公主》”这样的想法。但这问题不大,James Cameron创造了绚烂的影象与庞大的细节,足以让人沉醉在影象中而不觉时光缓慢,161分钟转眼就过去了。梦是电影的本质,而Avatar中的“潘多拉”是James Cameron将他的梦/幻想一次华丽精緻的再现。

感谢James Cameron和Avatar,赐予我童年梦想的同时教我坚守一些信念.晚安.

值上限,就只能顺理成章的化身为我脑海中不容否定的"王"!
那是我的梦,只有在梦中才有幸相见的境界,任谁也不能否定它.

Avatar先把故事说好了,才用技术将影象华丽精緻化。一而再地用“华丽精緻”这形容词,实在是我才疏学浅,想不到如何更好地形容的Avatar的影象。我相信看过电影的人都会沉醉在“潘多拉”的奇幻诡丽的花草树木,鸟兽蛇虫,山川云雾之中,甚至恨不得宇宙里真的能找到这个世外桃园。说穿了,Avatar如果不是因为创造了潘多拉,它只是《与狼共舞》的翻拍。如果有人赞这电影多么地有人文关怀,我想我会有点不屑。

挑剔的评论
网络上,报刊上,虽然对Avatar好评如潮,但亦不乏各种吹毛求疵的声音."技术一流,剧情老套".首先,那是导演的梦,他自有操纵一切的权力,也许他心底里不是为了观众而拍电影,纯粹为了实现自己遥不可

看过3D电影的,我想也就不会为Avatar的3D惊叹些什么了。我甚至有还不是这么一回事的想法。当然,它让电影更好看,但它不会让电影多么地令人惊叹。说来说去,还是这么一句,James Cameron 创造了“潘多拉”。

及的梦罢了,就算所有人嗤之以鼻,他估计亦不会退让半分,这就是所谓的梦想家.其次,老套的定义是什么?!我相信大家看很多电影,阅读很多书籍,"见识"过非凡的事物,但仅凭区区旁观者的姿态搬弄对比

半天得出个自以为惊世大结论,而自己从来就没有哪怕半点去写出像Avatar那样"老套"情节的勇气,就敢把它武断为老套?!身边的人已经形成了囚笼效应,生活把我们养成了对任何事只会吹毛求疵,以此凸

显自己的过人之处."以前的人凭借构建理论扬名立万,现在的人只能凭解构理论而标榜其身",这诚然是今天中国的现象.我们已经不会由衷的赞美,认为那是讨好和平庸;我们已经不会善意地注目,认为那是

自我的却失.凭什么你似曾相识的故事就不可以在重现一次?!凭什么我们真心向往的情节要被否定再否定才得安心?!答案很简单,人是贪心的.
正如侵略潘多拉星球的"组织".
我想起<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面一个说法:人的欲望不像狗那样原地打转,今天甘心吃骨头,明天同样乐意吃骨头,从来不会向所谓"主人们"讨要一块肉;人的欲望则盘旋而上,永无止境,徒留莫名的痛苦和

失落.英雄主义不错是好莱坞一惯推崇的原则,当它一再出现我们就痛苦不已,认为非搅尽脑汁编造一个连导演自己也想不到的结局才算完美.而事实上,看着Jack Sully一次一次的奇迹登场和顺理成章的领

导胜利,我心理就舒坦而畅快.那就是我梦想中的自己,他在梦中并不需要瑕疵.这就够了.何时我们才能善意接受一些"平凡事物",不要警惕着立身为评论家?!
再者,爆发户的心态是当下的主流.中国眼下就是一个爆发户国家,人们钱袋膨胀迅速,然而脑袋只有望其项背的份.我看了不少网评,满眼什么"钉子户""星际拆迁"的字眼,河蟹味十足,调侃调浓厚.颇有被外

界关注的变相光荣感,就像乐于重复"用竹竿捅下敌人战机"如此段子的扭曲乐趣.说实话,我很反感.这些字眼,确实充分体现了网络的智慧,但经过无数遍的传阅就不觉得有亵渎电影的味道吗?不吹捧"拆迁"

字眼的联想,不代表我们不关心时事,留意民生;但反复地强调就让读者觉得我们忧国忧民吗?不,充其量就是一些旁观者借用别人的冷暖而制造沾沾自喜的虚荣而已.
那种爆发户式心态同时是一种破坏欲和不安的表现.A片之所以生生不息,就是人们心底的破坏欲所致,破坏,意味着对方的缺陷,既有缺陷,就相对地和自己"平行对等"起来了,自然不对自己再有威胁,不安就

转而为高枕无忧.看着别人的高水平作品,我们没有勇气低头拜服,却有高高在上的评头论足的自信,而且一切显得心安理得.自我感觉良好,坚信只要自己一出手,高水平的作品一定横空问世,吓个对方胆战

心惊.所以眼下只要弹指之间与众不同就够了.
某些导演感叹:绝大部分有可能发言有权利发言的我们,都自觉放弃了通往崇高的道路,而彻底拥抱了低俗。我们在虚高的票房中裸奔和狂欢的时候,我们彻底放弃了作为一个电影人、一个民族精神文化

产品创作者应有的操守。
这个我们现在面对落后的"勇气"了.

华丽的画面
3D技术是Avatar的卖点,我的确由此知道普通3D和IMAX 3D的区别,同时我决定再看一次IMAX 3D.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没有什么狂热不狂热,发烧不发烧的说法.
James Cameron自己在"自打嘴巴":好的拍摄特效技术并非主要,情节才是王道.而事实是他用了绝大部分时间缔造一个疑幻疑真的世界,相比之下,情节显得失色.后来想清楚,我是误解了导演这句话的意思.

原来逼真细致的潘多拉星球正是震撼着心灵的一段段情节啊.
碧绿的丛林,悬浮的山体,跌宕的古谷,暴躁的槌头兽Titanothere,疯狂的闪雷兽Thanator,群起的毒狼Viperwolf,高贵的六脚马Dire Horse,傲视的翼龙banshee,王者君临的Leonopteryx,还有蓝幽幽带着深

邃眼神的NA'VI人;艳丽的收缩花,水母般的种子,一尘不染的圣母之树,夜幕之下有如<虫师>描述的光脉一般唯美的夜光景致...这一切,除了"不可思议",我们能找出更好的形容词吗?
这一切,无不带着梦境般的光环然而清澈,纯净得直面人们的心底.正是那巨大耗资的特效,编造着这个完美的梦,叫我们感叹大自然的诡异,叫我们反思往日的行径和对自身环境的无视.当中的无视有二:一.

破坏环境而一再推卸责任;二.地球曾几何时和现在某些鲜为人知的角落还存在着类似环境又有多少人知晓?美总是需要发现的,而人们急匆匆的脚步已经严重地拖垮了自己,安静地思考已经成为了奢侈.
我自己自小对精致的事物有一种执着,当电影精美到一个境界,超越了脑海中的价值上限,大概就可以把我征服了.从今而后,恐怕我只会一味放大电影的有点,而由衷地排斥别人对它的诽谤,尽管有对有错.
那近乎是一种狂热吧.在很多人看来,客观,冷静地判别事物,凡事套用一分为二的方法,誓要把它解构成支离破碎找到不可原谅的污点.我要说,还原地欣赏一样事物,坚持自己的固执,也许是一件美妙的事,

至少无伤大雅.

导演的诚意
什么叫导演的诚意?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做出这个判断,但表现到电影时观众自然心中有数.自小我喜欢问别人一些不需要答案的问题:为什么古代人可以随便和穿越的现代人沟通?何解外星人也会在说

英语?何解那些生物随便呱呱叫就可以传达信息?不言自明,要求回答这个问题的确是强人所难.但是Cameron更深一层的诚意就正正体现在外星语言的创造.我说不准那也许不过是地球上千万个种族中某个

角落的已有存在,但敢于搬到屏幕上的又有多少人呢?!单凭这点,导演向我们演绎了名为"追求"的诠释.
所谓的"环保主义",不少人爱用这个概念诠释Avatar,并非说不,但贴切就说不上了.环保在我看来就像是资本主义社会缓和矛盾的措施的形式,治标不治本,人类做着不痛不痒的小修补,而根本上连哥本哈根

大会也不欢而散.Cameron导演要传达的是远超"环保"的意识,那是一种回归的情绪吧也许.就让我们再次回归崇高,仰望崇高.
"圣母不会偏帮哪一边的",那是女主角理智的说话,一个自小熏陶于圣树神秘力量的种族者说出的话.而导演正是透过最后动物们奋起保卫家园的"矛盾"奇迹,再一次狠狠地给人类自己一个耳光,告诉我们:

我们不过是暂借着大自然的能量(正如男女主角打猎的安魂意义),借多少最后都要还的.地球日益耗尽,海平面成为警报的指标,后天与2012迫在眉睫;潘多拉星球并非普通卫星,上面数之不尽的植被连成一

体,相当于一个会思考的生命体.试问当一处神经节遭受损害,身体(包括能连接到植被上的所有动物)能不作出条件反射吗?不同的只是反应的形式和时间而已.潘多拉星球的生物是一致的,明白到反抗的道

理,说破了那其实是生命的本能而已.
另一方面,反观人类自己,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侵略者的野蛮属性.庞大的RDA组织到头来不过是Paker经理和Miles将军操纵一切,跨星际的行动最后还是落入个别丧心病狂的恶魔手中,试问文明发展辉煌如

斯,理智和民主停滞不前在如此愚昧的水平?人类到底进步了还是退步了,2010年今天的德行难道就要延续到那个时代去吗?

Avatar,一场梦,交织了无尽元素的梦,晚安吧.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Avatar,谢谢你还我一个童年的梦想威尼斯手机娱乐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