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9-07 12:4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网文资讯:一部小说里的女人

有两种方法很容易吸引眼球。

摘要: ◆张鸣,古今中外,一部小说如果没有女人,估计不会很受读者欢迎,但是,中国的《三国演义》除外。这部大部头的巨作,从头到尾,几乎没女人什么事儿。这事儿,其实不怪作者罗贯中。罗贯中的小说,是根据史书写的,陈 ... ◆张鸣 古今中外,一部小说如果没有女人,估计不会很受读者欢迎,但是,中国的《三国演义》除外。这部大部头的巨作,从头到尾,几乎没女人什么事儿。这事儿,其实不怪作者罗贯中。罗贯中的小说,是根据史书写的,陈寿的《三国志》,上面就没讲女人什么事。二十四史大抵如此,除了后妃什么的,基本上不记录女人的活动,而这些深宫里的女人,即使个个像《甄嬛传》那样斗得生龙活虎,也很少有人会提上一句。大部分后妃传,大抵一个模子,干巴巴的称颂女德。后来的史书,又加上了点贞节烈女的故事,那点事,也单调得让人闷死。 《三国演义》里最出彩的女人,是貂蝉。这个人物,在史书里只有一点点的影子,小说里的描述,显然是根据宋代的平话和说唱。没办法,宋代街巷瓦子里的把戏,没有点男女之事,加点色彩,勾不住人。于是,一个美女貂蝉,形象也就丰满起来。让她在两个男人——董卓和吕布之间周旋,诱使吕布按王允的设计,窝里反,刺死了董卓。若不是王允不明大势,不肯宽恕董卓的部下,兴汉大业,似乎真的就成了。所以,给《三国演义》做批注的金圣叹,一个劲儿感慨,称貂蝉为腰间有三尺剑的“女将军”。可惜,离间了董卓和吕布之后,女将军就退场了,小说只是在吕布败亡之际,提到了她一笔,说吕布带着她一起逃,结果没逃了,被曹操活捉了。 三国是个动荡岁月,这样的美女资源,想来不会浪费。《三国演义》之外的说唱文学,说是此女后来看上了关羽,很是在这个红脸长胡子的汉子身上,下了一番功夫,但关羽居然没有动心,把这个美女给杀了。直到清代,地方戏中还有一出《关公斩貂蝉》。 事实上,关羽当初跟刘备,在曹操那里是寄人篱下,断然没有可能有这样的艳福。戏里唱的,其实是为了捧这位大英雄。直到今天,好些小说家还是喜欢这种俗套,女追男,男人偏偏就是不从,让看客们为他们着急。 罗贯中没有采用关羽斩貂蝉的故事,但在另一个地方,却做了类似的渲染,那是关羽投降曹操之后的一个故事。关羽投降曹操,实有其事。如果按照道学家的标准,这个关云长其实是大有问题的,事实上就是事二主的贰臣。虽然当年的刘备没有这样不揉沙子的道德感,但罗贯中得有。但是没办法,捧刘备,关羽也得捧。只好设计了“约三事”来为之开脱,说他是降汉不降曹。然后又说曹操怎样怎样拉拢收买,上马金下马银,还送美女。但在这儿之前,却说曹操非常阴险地安排关羽和刘备的两位美女夫人,同处一室。意思是说,你老兄要是把持不住,可就别怪我了。没想到关羽根本不进屋,在门外秉烛达旦读《春秋》。 对于不那么十分好色的男人来说,如果身边有他心仪的武侠小说,估计用看小说来抵御美女的诱惑,应该也是可以的。今天据说玩网游,这样可能性更大。但《春秋》这东西,即使是历史爱好者,也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如果曹操真的下了这样的毒招,关羽凭身边一本《春秋》,可能抗不住。除非,他对女色根本不感兴趣。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这个故事里,罗贯中居然一句没提,当时的甘糜二位夫人有什么反应。活生生让这二位一句话不说,一点表示都没有,好像落到曹军手里一样。如果万一关羽把持不住,那么两位年轻的夫人,会怎么样呢?拔刀自尽?我想不会。战争环境的女人,大抵就是这样的命运,如果不想自尽的话,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两位夫人中的一位,糜夫人,在小说里最后还是跳井自尽了。这个故事,跟关羽那个不一样,不单是为了烘托男主角的伟大,而是强调了刘备夫人的识大体。为了让赵云保护丈夫唯一的骨血,甘愿自己死掉。所以,金圣叹称糜夫人为“女丈夫”。可怜,女丈夫拼了性命保全下来的阿斗,却是个没心肝的白痴。如果真有这么回事,女丈夫可就白死了。 从女将军到女丈夫,那个时代,女人要想在男人的世界里露个脸,可真难。

 男色时代的关羽与古典主义的林志玲

一种方法是女人经常用的,就是谈谈性裸裸体。早一点的有号称“上海宝贝”的卫慧卫美女,后来就有了木子美啊竹影青瞳啊流氓燕啊的,再后来还有芙蓉姐姐啊小卵子啊什么的,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前仆后继。
男人没有沟沟,但是有炮,所以通常用另一种方法,就是所谓“炮轰”。早一点的有号称“无知者无畏”的王朔朔爷,把金庸金爷“轰”得体无完肤;最近则有韩寒、陈丹青,把巴金、茅盾、冰心一干人等“轰”成了一串糖葫芦,当然还有石康,把一串糖葫芦“轰”向了《金婚》啊《士兵突击》啊甚至《红楼梦》啊什么的。

   托老王同志的福气,晚上11点50分第一时间看到了《赤壁》。福州下着很大雨,雨水打在街道上,四处流动,在路灯的照映下显示出一种诡异的橘红色。很像是战场上弥漫的鲜血。
  
  夜晚的大雨是无数战争片必备的元素。伏击需要雨水,奇袭需要雨水。狙击手在黑暗中的互相试探,需要雨水的掩护。黑暗之城中的疯狂杀戮需要雨水。月黑风高杀人夜,滂沱大雨溅血天。
  
  关于赤壁的碎碎念
  
  1 男色时代的关羽----------------------------
  
  我相信关羽在吴宇森心中一定有很重的分量。中国人历代崇拜关公,讲义气,悲剧性及孤独这点很像吴宇森本人。
  
  但是整部戏,赵云是胡军演的,甘兴(三国演义里只有甘宁字兴霸)是个日本人演的,重点推荐对象,很有武士的味道,比胡军多一份孤傲。(这个东吴第一猛将我一直很赞,东吴太史慈也很牛,但他死太早了)。
  
  关羽的形象又很撮。联想之前的那部三国电影《见龙卸甲》,刘德华扮演赵云了。关羽也不是什么名演员演的。平常脸贴几根胡子(后来有网友告诉我那个是狄龙,说他没名气是明显的错误。但我真没认出来,是个名演员,但也算过气的吧)难道关羽就这样不受待见吗?
  
  光荣公司2006年左右推出的《三国11》里,赵云武力99,智力90,关羽武力99智力83的数值。《三国7》里赵云武力91,《三国4》里,关羽统率能力100。几年前尊关,当下推崇赵云。在贝克汉姆当道的男色时代,男人的帅很重要。其实关羽也是很MAN的,捧大刀,夜读春秋。骑赤兔。
  
  但赵云是小白脸。没有胡子,白面白袍白马。更中性。
  
  如果10年前拍赤壁,关羽还会用一个不知名的演员吗?《赤壁》里的关羽马战甚少,倒托大刀徒步出战,怎么也没个大将的样子。和一个有名的打手类似。实在让人失望。
  
  古惑仔里,乌鸦砸了关羽的塑像,这不是关羽的年代了。
  
  但是吴宇森还是给了关羽一点尊严。长班坡一战,没渲染赵云夺青钢剑的NB,却虚构了一段曹操释关的戏,大概是为了给华容道放曹埋伏笔。
  
  我相信吴宇森心中,即使无法让著名演员出演关羽,但至少不会让关羽如《见龙卸甲》那样单薄。
  
  当然也有可能是别人不想扮演关羽,毕竟好歹二爷是个神。
  
  
  2 双枪与鸽子----------------------------
  
  一个人必须NB到无比的高度才会被符号化,被高度提炼。就好像现在随便那部电影双枪互指,鸽子乱飞,就说是向“JOHN WOO”致敬。就像马赛回旋是弗朗西丝科利最早使用,却被齐达内发扬光大。无论双枪互指是吴宇森从恩师张彻那里学到的创意,还是他从武侠电影里搞到的灵感,总之这个动作属于他。其他人要么临摹,但也是模仿。要么解构经典,为了搞笑去戏仿。
  
  一个固执的导演总是需要一些固执的,进电影院前,我想了好几种方式去重复双枪互指的经典:1 两猛将手中拿两把匕首,两人互指,或者是短戟也行(典韦)的那种。 2 周瑜和诸葛亮两大帅哥各自拿着鹅毛大扇指向对方。
  
  但双枪(刀、扇、剑、戟)互指的场面至少在赤壁上部没有出现。
  
  只剩下鸽子了。诸葛以养鸽子为乐。赵薇喂鸽子,赤壁上空的鸽子飞过,它身下是隔江对峙的两大舰队。
  
  齐达内的马赛回旋叫招牌动作,但是踢球的和拍电影不一样。齐达内可以用100次重复的马赛回旋,只要他能过人。观众就说好。
  
  JOHN WOO不使用双X互指的原因可能就因为模式化。金庸武侠写的好,但他不想只写武侠了。毛主席讲不能“言必称希腊”,新闻都摇搞独家,做事都怕炒冷饭。
  
  
  
  3 男人之间与认妹妹---------------------------
  
  电影台词有“一时瑜亮”。两个帅哥就不用多说了。谈琴摇扇互相欣赏,而且台词一改严肃,相当搞笑。就好像是情人间的戏噱。为了保护百姓,士兵上前送死的忠义情。刘备面对百姓的执着,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的刘关张之情。在强调个性的现在,这样看来庸俗无比的主旋律被吴宇森拍的荡气回肠。丝毫不见做作。
  
  刻薄一点,三国水浒题材都可以认为是GAY片。刘备之前与关张同吃同睡,来了孔明之后,关张备受冷落,以至不服孔明,可有吃醋的成分?周瑜和诸葛亮之间的相互了解程度之高,往往你说上句,我便说下句,堪比老夫老妻。
  
  这样的片子是老吴的特长。本来亚洲导演对拿捏男性关系(尤其是兄弟情)就比欧美人来得细腻。男人之间的关系,即使敌人也知道互相欣赏,是兄弟还更亲密一点,(刘备一直给张飞关羽编草鞋),每个人心中都有断背山,两个男人的友谊唯有用兄弟来取代,拟制的血亲可以减少很多精神上的胡思乱想。
  
  这和大学中学里的认妹妹很像。
  
  4 女人 林志玲--------------------------
  
  “我爱台妹,台妹爱我。对我来说,林志玲算什么。侯佩岑算什么”拜托HOTDOG,我知道了这两个很有知名度的台湾女人。林志玲的手并不漂亮,不符合美女手纤细的标准,而且青色的经络很突出。
  
  在哈狗帮的歌里,我听过林志玲说话的的声音。在电影里,她的轻声细语确实是杀伤男人的利器。在女人都欲望都市,都开上战斗机的当下,林志玲的声音,只是声音是最后的古典主义代表。就好像球场上格格不入,总是被人嘲笑慢半拍的里克尔梅。
  
  林志玲据说以前坠马伤了胸部尺寸,电影里没看到她的胸部详细特写。身材修长。和梁朝伟床戏的时候,她的双腿比梁的毛腿还长。
  
  至于另外个女人赵薇嘛,还珠格格野蛮女友般的本色演出,驾轻就熟。老吴的电影里,女人终于有了地位,不是花瓶了。
  
  5 时空转接-----------------------------
  
  吴宇森是搞武侠出生的。中华文化自然烂熟于胸。楚庄王让将士在黑暗中拔去头盔上的缨,不追在宴会上乘着黑暗戏她爱妾的人。最终这蒙恩之人血战。周瑜让全部将士都去踩泥浆,从而让人无法发现去稻田偷牛脚上沾泥的士兵,这个细节貌似三国演义里没有。
  
  周瑜的恩威并施,想群众所想,众将折服。就是这么有个主旋律的桥段,老吴渲染的相当感人。语言无可名状,情节也很简单,唯靠全部靠宏大的场面切换烘托。他真的可以拍大决战,太行山下这样的主旋律电影。
  
  
  -------------------------------------
  
  
  我是吴宇森的影迷。他与恩人徐克翻脸,去好莱坞盛极而衰,从没让我对这个固执的导演产生过不满。即使是无法看下去的风语者。因为吴宇森,背下了许多经典的台词,比如说:“我等了3年”,因为他我了解了所谓的暴力美学,喜欢一切子弹时间,双枪发射,慢镜头射击的场面。
  
  有演绎,有戏说,但总体来说气势恢宏、不得志的他当年借小马哥说出了:“失败了3年,有机会我一定要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这几年他在异乡,失去的是什么呢?是尊严。是一个导演的口碑。
  
  这次,他回来了。  

或者是因为“炮轰”要比“露沟”更需要技术含量吧,很明显,使用后一种方法的,不如使用前一种方法的“出人”多。
但是,使用前一种方法的,多少有点九斤老太所谓“一代不如一代”的意思,而使用后一种方法的,却是火力一个比一个猛。
这不,吴宇森又“炮轰”上罗贯中了。
《赤壁》的潜台词其实再清楚不过了,就是,《三国演义》写得太差了。

《三国演义》根本就不会编故事。大战长坂坡有什么意思啊,显然没有易先生大战台湾第一名模有卖点嘛;舌战群儒有什么意思啊,显然没有上帝附身的男人给母马接生富有传奇色彩嘛。
《三国演义》根本就不会塑造人物形象。读《春秋》的男人有什么劲啊,读《诗经》才有魅力嘛;喝断当阳桥算什么啊,在家能写毛笔字在外能赤手空拳殴人才显得文武双全嘛;羽扇纶巾的打扮太老土了,举着个鸡毛掸子指挥千军万马才叫帅嘛。
最最重要的是,《三国演义》的主题思想不明确。什么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谁懂这废话啊,“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那才简单明了才有逻辑,更重要的是,才符合这个变平了的世界的潮流嘛。

唉,吴宇森啊吴宇森,何苦如此呢?
也许,你比诸葛比周瑜比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网文资讯:一部小说里的女人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