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8-30 12: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张艺谋终于又会讲故事了

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张艺谋的我也说不清。也许是大二某一个空闲的下午,我坐在电脑前,打开了万年不变的暴风影音,然后打开了那部改变我之前所有对张艺谋的看法的电影--《红高粱》。我觉得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电影里那一片又一片的红色,漫染到天空的红色,随着祝酒神的声音漫进了我的心里。从此,张艺谋就是我心中色彩美学的大师。

这是一部好片,对人性的刻画很细腻感人,有大师水准。但我觉得更难得的是,张艺谋终于回归到电影的故事性上来。
早年张导的《红高粱》《大红灯笼》《秋菊》、特别是《活着》都把故事讲得很好。后来从《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开始,张导变得不会讲故事了。过多炫耀电影手法,剧情慢慢变得莫名其妙。《英雄》《十面埋伏》都投资巨大,但更像风光片,情节漏洞百出。到了《黄金甲》更是干脆抄袭曹禺,而且使用天文数字的群众演员当背景沦为笑柄。然后是用高仓健作噱头。。。不要提《三枪》,叫《三俗》一点不会冤枉它。。。直到最近的《山楂树》讲了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和原著比起来,意境上还是有很大差距。
本来对《金陵十三钗》不太感冒,也没有关注过剧情,实在没有其他选择,还是进了电影院。不过看完之后,对张艺谋的印象大为改观。应该说,这部片子有大片的份儿,也有大师的份儿。虽然它更像一部好莱坞的引进片,显然更符合西方人的观影模式,很容易就让人想起《面纱》,但是电影语言是相通的。不论张导的动机是否是到国际上获奖,不考虑导演因素,单纯看这么一部片子,很难不为它的情节感动,很难不为它的场面称道,很难不为它的演员喝彩。是值得推荐的一部好片。

昨天去电影院看的电影,直到今天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首先给电影一个评分——9分,在我心里仅次于《霸王别姬》和《鬼子来了》,差距在于没有张国荣和姜文这样的最佳男主角。豆瓣和时光网上的7.9分带有明显的歧视,很多人没看电影就依据自己这些年对张艺谋影片的印象给出了自己的评分,我敢说,如果这片子的导演不是张艺谋,而是斯皮尔伯格或者斯科塞斯,大家的评分应该至少在8.9分左右。
   张艺谋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导演,从《有话好好说》开始,一直到现在的《金陵十三钗》,十多年了,这确实是张导这几年最好的片子。二十多年前的张艺谋是现在的贾樟柯,以《红高粱》为突破口,老谋子横扫世界三大电影节,一座金熊,两座金狮,一次戛纳评委会大奖,捧出了戛纳影帝葛优,威尼斯影后巩俐。老谋子在国际上的成就在华人世界里首屈一指,能与之媲美的只有王家卫和李安,或许,他已经不需要奥斯卡或者金球奖来证明自己了,但是,嘴上说着没想过奥斯卡,《金陵十三钗》中大部分的对白、刻画人性的主题、暗淡的色彩再加上克里斯蒂安贝尔,无疑都是冲着奥斯卡去的。横佩服老谋子的一点是这个导演很会出新,《红高粱》拉开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电影在国际上辉煌的序幕,《英雄》宣告了中国电影大片时代的到来,中国电影的每一个时代的大幕都是由张艺谋和他的电影开始的,金陵十三钗后,中国导演 灾难主题 国外影帝的组合或许会成为以后华语巨制的标准配置,比如说“票房之王”冯导的下一部巨制《温顾1942》,能够吸引到蒂姆罗宾斯和布罗迪两位奥斯卡影帝的加盟,剧本一定不凡,很期待冯导实现真正的突破。扯远了,《英雄》之后老谋子还有不少尝试,但无一例外都遭到了评论界的口诛笔伐,最烂的无疑是《三枪》和《十面埋伏》,但张艺谋就是张艺谋,蛰伏十年之后,老谋子终于拍出了又一部经典。
   看《十三钗》的预告片的时候我就直接被镇住了,灰暗的格调,精致的道具、气场十足的慢镜头和战争场面、恰到好处的特写。你很难相信这是一部中国导演拍的片子,这样的效果只有在《拯救大兵瑞恩》这样的好莱坞史诗战争片里面才能看到的场景。没有看过严歌苓的小说,但看完电影之后,觉得这样的气势绝对不是小说能写出来的。故事发生在1937年的南京,为什么总是南京?中国近代史上南京是座悲剧之城,太平军,湘军,日军都选择了以屠城的方式庆祝自己的胜利。  影片的开头以大雾开始,随后是枪声和旁白,之后狼狈不堪的贝尔和惊恐的女学生们出场了,贝尔这个角色设置的很特别——入殓师,是什么使得一个入殓师冒着枪林弹雨去教堂呢?难道这哥们儿绝对是一个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美国白求恩?不,从后面的剧情看,他只是一个二流子,我猜想他之所以来到中国,完全是因为这里有战争,有生意,有大把的money可赚。佟大为饰演的国军军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然,还有那支女学生的鞋子,“教导队就剩十几个人了,再一步就出城”的情况下,面对着即将落入日寇之手的女学生,教导队的人选择了牺牲自己,对坦克的自杀式的袭击和佟大为的脸部特写无疑是这场遭遇战里最出彩的地方。当女学生们终于安全逃脱之时,教导队也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看到李教官的特写我就知道,他不会走,他一定会死在这儿,和他的兄弟们一起。技不如人,当时落魄的中国面对日本军队用铆钉铆起来的薄皮大馅儿的坦克,选择以这样悲壮的方式赴死似乎是当时一个军人最好的出路了,撇开扯淡的教科书,或许,真的不是老蒋消极抗日,TMD如果打得过的话,有那个政府会愿意自己的老巢都日本人占领,而自己却只能龟缩到后院不敢出来,国军是真的打不过人家啊!作为一个军人,李教官们出生入死的结果尽然换来的是妓女们的嘲笑和谩骂,直到现在,主流世界仍然没有给予这些军人正确的评价,这或许那几百万人最大的悲哀,其实也是中国所有人的悲哀!
   失魂落魄的女学生,本性难移的秦淮妓女,再加上一个二流子外国人以及墙外如狼似虎的日本侵略者,强烈的戏剧冲突不可避免。学生们嫌妓女身上脏,不愿与之公用厕所,不甘示弱的妓女们当然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些青瓜蛋子们,矛盾一触即发,两伙人不可开交,直到日本人的子弹再一次到来。后面的剧情不太想说了,毕竟电影刚上映,主题是人性的救赎:无法忍受日军暴行的贝尔终于决定帮助孩子们逃脱,完成了从贪婪者到英雄的救赎;同样的救赎发生在妓女们身上,在传统道德里肮脏污秽的她们完成了道德上的救赎,她们不再是不知亡国恨的商女,而是舍己为人的特蕾莎修女。电影的结尾并没有交代十三钗的命运如何,当然,不用猜也知道,那只不过是那场战争中千千万万个悲剧中的一个而已。或许电影的最后还应该加上一段字幕:日军占领南京后残杀了超过三十万的中国平民,战争仍在继续,八年后,日军投降。
   中国第一部真正的国际化大片,老谋子冲击奥斯卡的诚意之作,近些年来中国电影难以企及的一个高峰,十亿票房或是奥斯卡奖,拭目以待。

我不是第一次一个人看电影了。恰巧的是,我第一次一个人看的电影是《满城尽带黄金甲》,恰好也是导演的电影。这电影说实话真的不是张艺谋的最高水平,不过是他商业旅途中的一个驿站,他只是在那里停靠,他只是在摸索。但是黄金甲里的菊花海我还是印象极为深刻,还有血染菊花的那些红色。红和黄的缠绕铸就了本片的唯一亮点。然后我第二次去看导演的电影就是好几年以后了,我陪妹妹去看的《山楂树之恋》。我还记得我在电影院里哭的一塌糊涂的,哭的连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了,连我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可是我又不知道为了什么。但是当我重新审视张艺谋的时候,当我看过他拍的《活着》的时候,我重看了一遍山楂树,我依旧是哭的一塌糊涂,但是这次我却有了答案。我不能说山楂树拍的有多好,因为里面对于故事情节的刻画不尽如人意,用文字来表示故事之间的过渡根本不是张艺谋应有的水平。然而,我想说,山楂树之所以被人们所诟病,是因为这部电影里面只着重于对于人物之间爱情的刻画和“纯爱”上面,少了对当时社会的反思,而对于对当时大背景下人们生活的刻画又太过单薄。所以不足以突出老三和静秋的爱有多么的纯粹和不易。可我想说的是,这不是导演所能控制的。一是有《活着》珠玉在前,山楂树难以望其项背;二是如今的广电总局是不会允许这种“社会反思”情绪的在片中滋长的。当年的《活着》就没有过审从而没能上映,如今走商业路线的张艺谋当然不会重蹈当年的覆辙。

那么第三次在大银幕与导演相见就是今天了,又是我一个人。我其实都习惯了一个人看电影了。这样其实更好,能更专注也能容出来时间思考。其实这部电影我早在一年多之前就开始关注了。最开始并不是因为张艺谋,而是因为我爱的蝙蝠侠贝尔。当初知道他接张导片子的时候我还唏嘘了一把,说贝尔自寻死路什么的,说他俗气了什么的。事实证明,张艺谋和贝尔之间还是擦出了火花的。我觉得张艺谋应该给了贝尔很大的发挥空间,揣摩如何演好一个性格特征有极大转变的神父,也看得出贝尔下了很大的功夫。里面有一场戏我印象很深刻,就是日本兵攻入教堂四处抢掠,还要对手无寸铁的女学生施暴的时候,贝尔饰演的假神父并没有缩在柜子里苟延残喘。而是拿着红十字的旗帜高喊着“This is the house of Lord!”他站了出来,也开始了他对于人性的自我救赎。再不是那个视金钱为至宝的入殓师。此刻的他蜕变成了一位真神父,一位救赎者。我觉得这是张艺谋以往的作品里甚少表现的东西。他的作品里有对社会的思考,有对人性的鄙夷,有对爱情的追求,也有对时代的感慨。而救赎,是张艺谋第一次触碰的题材。我不能说他完成的近乎完美,但至少是用心良苦,细腻感人。

我想看过《金陵十三钗》的人一定对教堂上那面五彩的大镜子印象非常深刻。我觉得这就是张艺谋神的地方。他的每一部作品,或好或坏,总有一个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或是总有一抹令你无法忘却的色彩。从《红高粱》里的那满眼的红说起,《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灯笼和巩俐那回眸一笑,到《活着》里一幅幅充满了讽刺意味的壁画,再到《英雄》里落英缤纷之中张曼玉和章子怡的打斗,那锋利的剑和稍纵即逝的眉眼,再看如今的《金陵十三钗》中那面五彩的布满弹孔的镜子。正是透过这面镜子,书娟才看到了十三钗们缓缓的从门口从来,迈着她们婀娜的脚步和一身的胭脂水粉气走进这扇救赎之门里。镜子的斑斓色彩和十三钗们香艳美丽相得益彰。那十四个活在书娟记忆里的女子都被披上了这些五彩斑斓的颜色,仿佛是上帝赐予她们的救赎之光。而我觉得本片里另外一处写着张艺谋的名字的地方,就是佟大为饰演的李教官牺牲的那个桥段。随着楼房的爆炸而喷涌出来的那些细碎的花纸片,成了那场戏中唯一的亮色。李教官用一己之身保全了女学生的姓名,而他却像这些五颜六色的花纸片一样灰飞烟灭了,带着军人不朽的荣誉和惨烈的凄美。

所以回过头来再看张艺谋,我想说,中国电影界,他是大师。而中国电影界在我心中也只有两位大师,一位是他,一位是李安。有人说王全安,我说不,他走文艺片的套路十年如一。有人说贾樟柯,我说不,他是中国独立电影的领头人但还不足以成为大师。有人说陆川,我说不,他太年轻还需要更多时间来历练。有人说陈凯歌,我说不,他只有仅有唯有《霸王别姬》供他和我们回忆。有人说顾长卫,我说不,同样是摄影出身的他,视野我觉得不够开阔,拍的几部作品题材都太类似。有人说姜文,那就恕我无能吧,我不知道他到底神在哪里。有人说冯小刚,那我就明说吧,同学你眼瞎了。有人说谢晋,那不好意思,太过青涩的我还不足以染指谢大导演的作品。我说张艺谋是大师,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让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人。《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上让人们眼前一亮,让人们看到了中国的电影人也能拍出细节描写如此细腻、人物冲突明显、色彩如此明亮的作品。这就像现在我们看某个非洲小国或中东国家的电影一样,惊艳,隽永。《英雄》是中国第一部商业大片,它的好坏其实并不重要,它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的印象里开始有了“大片”这两个字。我觉得这就足够了,不管你如今把《英雄》骂的有多体无完肤,想当初的你有没有去电影院里一睹它的风采,即使你没有去,有没有像我一样不明就里的去租了一个盗版的DVD回家来看。这就是《英雄》的重要意义。你看懂或是不懂都没有关系,它让你开始走进电影院,它让你开始看电影这才是最重要的。而现在的《金陵十三钗》则是张艺谋十年磨一剑的作品。这十年里他拍了无数的商业烂片来摸索如何拍出真正的,拿得出手的,中国的,“好莱坞”式的大片。这次的十三钗,从制作团队,特效团队到宣传策略我们都看到了好莱坞大片的风采。不要说我俗气。你可以不喜欢好莱坞,但是,我觉得中国需要好莱坞。这样一个庞大却井然有序的工厂才适合娱乐过渡消费的中国。从前的国产的大片如何坑爹我自不必言说,耗资了多少个亿,有多少巨星无一不成了烂片之下的炮灰,这其中就不乏冯氏出品的“3D”版《唐山大地震》,也不乏张导之前的“名作”《三枪拍案惊奇》。我想《金陵十三钗》是张艺谋一记振聋发聩的声音。他被骂了许多年,他背负着骂名许多年,如今《金陵十三钗》就是他雪耻的一步。有奥斯卡最佳男配为他导航,有北美圣诞档为他撑腰(这也是国产电影第一次走进北美院线的圣诞档),我想导演这次会让国人看到,国师终究是国师。

洋洋洒洒写了这么多文字,却也没有描白出我心中的张艺谋到底是什么,却好像是一堆为我喜欢张艺谋而找的借口。而于我,从今以后的我再不会因为热爱导演的电影而感到羞愧,因为身边有太多不喜欢导演的人而不敢表白自己心中对导演的崇敬。我就是爱张艺谋,爱他的色彩美学,爱他在电影中不断的寻找,爱他孜孜不倦的追求与探索,并尊敬着他对于中国电影的进步所作出的努力和尝试。国产电影想要走出去,总是需要那么一个人,总是需要抛砖引玉。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有那么一位导演,拍出了既叫好又叫座的享誉国内外的国产电影。但我觉得我们始终都不要忘记张艺谋,正是他一步步的尝试,才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选择。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商场里放着惠特尼休斯顿的When you believe,她唱着“There can be miracle when you believe.”我当时就在想太多人不喜欢张艺谋是因为对他失去了信心。这里也有导演自身的原因,但是我觉得至少我是相信他的,所以他在我心里才是一道中国电影中的奇迹。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张艺谋终于又会讲故事了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