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8-25 05:5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一架琴,一个人,一场流亡

毫无疑问,这部电影带给人巨大的震撼。
首先是战争带来的流离失所,饥寒交迫,流血牺牲与死亡。随着对犹太种族迫害的加深,犹太钢琴家斯普尔曼由最初的光鲜亮丽到流窜于战争的废墟中,像老鼠一样寻找充饥的食物和御寒的布料,在朋友和很多欣赏他的人的帮助下苟延残喘于战火的阴霾下。
在这里我最想谈论的并不想过多的谈论战争的残酷或是人性的阴暗,影片中当斯普尔曼藏身于波兰朋友为他准备的与犹太人集中区一墙之隔的公寓中,日日夜夜隐于窗帘之后观察纳粹的种种行动,终于有一天,在犹太区的人发起了反抗,尽管也许是在枪和鞭的威胁下偷运过来的武器,尽管知道没有胜算,但他们还是勇敢地发起了反抗。而此时主人公斯普尔曼和他的朋友恰好目睹了这一幕,目睹了他们勇敢地端起枪,目睹他们在更加猛烈的炮火中被枪击,因灼伤而跳楼身亡,接下来主人公表达了他的想法,“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在这里我无意于批评主人公的想法,每个人在战火中都竭力想保全性命,有的人选择逃避,有的人选择沉默,有的人选择反抗。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谁都知道自己的处境,谁也不能保证能够幸免一死,在知道自己的结局之后要去选择像勇士一样有尊严地死去,在我看来是一种更好的做法。在影片中,有太多太多的死亡,而我所看到的更多的是举起双手面向墙壁或趴在地面上等待着那一枪的响起,沉默的接受着这一切不公平的压迫与残害。
正如一句话所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想在不公中去反抗,会是更有意义的一种选择。

2

        之前看过描绘德国纳粹迫害犹太人的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和一位法国女作家写的一本小说《莎拉的钥匙》。似乎全世界都在残酷的二战结束之后都在帮助那些曾在战争中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犹太人向德国人讨个说法。
        这部电影也是同样的题材,但是角度是从一名钢琴家着手,在那个战争的年代,那些艺术工作者就是人类的灵魂。而随着影片的深入,“人类的灵魂”却被践踏,被抛弃,被扼杀。影片的主人公得同样身为犹太人却为德国纳粹效命的同胞在前往“死亡列车”上救下。以往的电影将更多的视角和篇幅用于描绘身在集中营的犹太人的命运--被送进毒气室,被虐杀等等。
        镜头一直跟随钢琴家,从最初的德国人要求犹太人带上臂章以示区分犹太人与非犹太人,直到二战结束德国人被俄国人赶出波兰领土,观众像是跟着主人公经历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那几年。
        影片虽是以写实的手法描写了钢琴师落难那几年的生活,然而在看似平淡的随着时间推移的镜头之下还是能看出影片对于当时的犹太人也好,波兰人也好,甚至是最后的德国军官也好的对于战争的心理上的转变。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钢琴家住在朋友提供的藏身公寓的时候两度目睹了反抗行动。一次是犹太人,一次是波兰人。整个反抗行动的始终都是从钢琴家的视角出发,观众以站在钢琴家的角度看到了两次对纳粹的虽最终都以失败告终的翻看却感受到了波兰人中犹太人或非犹太人的脊梁,不再忍气吞声,不在苟延残喘,而是挺起脊梁,拾起尊严,奋力反抗,光荣死去。“或许我不应该逃出来的。”看着犹太区内的反抗,钢琴家对朋友说道。然而谁也无法预知未来,人都是有求生的本能的,谁会放弃一切能过活下去的机会呢?
        影片最后让我有些不解的是钢琴家的一位小提琴家朋友带着钢琴家去找曾救助过钢琴家却被俄国政府以战俘关押的德国军官,而当他们赶到的时候,人已经被转移了。小提琴家看着眼前的空地说:“当时他们就在这里,用铁丝围着,而我就站在这个位置朝他们咆哮。可是我现在一点都不感到自豪。”或许是自己的敌人却要别的国家来征服打败,又或许是因为每个人看到行之将死的人的一点悲悯情怀,我不知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ong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图片 2

    初看片题时,以为这是一部类似于《海上钢琴师》的浪漫主义故事片,但观看了简介以及影片后,才知道,就如同影片主人公斯普尔曼在给德国军官弹奏的肖邦《G小调第一叙事曲》一样,它是将主题置于二中时期纳粹党残害犹太人这样一个历史大环境中,以叙事的手法为我们呈现了世界史上的一次人性毁灭。对于这样记实性的片子实在毫无抵抗力,所以在震撼之余,果断给了五分。
    影片主要根据波兰犹太作曲家和钢琴家维拉德斯娄·斯普尔曼的自传改编,讲述了他在二战时期如何在朋友和一位被他琴声感动的德国军官的帮助下死里逃生的故事。带给我的颤悸远远超过任何反法西斯战争片,它是特别的。
   首先通过这部片子让我对犹太人有了全新的认识,他们并不只是一个智商超群的历史符号,同时,他们有文化,对艺术天赋异禀,他们整齐干净,即使在动荡不安的战火中,依然维持着绅士风度。他们对迫害和死亡处变不惊,影片中有个片段,德国军在抓犹太年轻人去劳役之前,枪杀了一群年长者,手枪因为子弹用尽在最后一个老头头顶上停了数秒中,他的眼神惊恐而无助,但依然安静地颤抖着,我想在纳粹兵换枪膛后子弹对准他的头之前,他的心里一定是在安详地祷告着上帝的。
   再将视线转移回到斯普尔曼身上来,初看他,实在未觉得他和常人有什么不一样,甚至和我想象中有着睿智眼神和俊朗外表的音乐家形象大相径庭,他的个子高高的,脸庞瘦削,眼神甚至有些许无辜和呆滞。或许就是这样一个形象,才能与他在绝境中的惊人意志形成强烈的反差和视觉以及心理冲击。之前不知是哪里无意中看到一则评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影片诠释了什么叫百无一用是钢琴师。恰恰相反,正是音乐拯救了他,不仅是反映在最后他与德国军官的故事上,同时他聪慧的大脑,从他用尽各种办法逃生的过程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我想是艺术给予了他过人的智慧和交际能力。
   在好几次纳粹党地毯式搜查的过程中,有几个甚至不惜牺牲自己性命保护他的重要人物,从这些人身上也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个民族对于艺术的崇敬,比如多罗塔丈夫的朋友扎勒斯,他和斯普尔曼素昧平生,甚至斯普尔曼都没见过他,但扎勒斯却用崇拜的眼神告诉他,他是华沙电台的一名技术人员,每天都看到他的演奏。后来扎勒斯为了给斯普尔曼募捐食物被德军射杀。
     相比之下,多罗塔这个角色反而让我心生反感。即使她是斯普尔曼的灵魂伴侣,但我从她身上更多的只看到一个典型的波兰妇女形象。这就像我们生活中的一些伪文艺一般,口口声声标榜着艺术的伟大,但最后却臣服于现实的脚下。艺术应该是像斯台尔曼放在钢琴上的那个罐头。我认为多罗塔的嫁为人妇不只是对主人公的精神背叛,同时也是对艺术的背叛,所以当她大着肚子,用大提琴拉着巴赫的曲子,就显得非常有违和感,不知此时满眼忧伤沉默的斯普尔曼是否想起了当时他们要合奏一曲的诺言。
   这部电影我认为有两个主角,一个是斯普尔曼,另一个是德国军官,虽然他在影片的最后半小时才出现,但这个一身戎装的男人一出现,就像斯普尔曼为他弹奏钢琴曲时窗外照进的光一样,照亮了整个被纳粹党毁灭的废城。艺术无国界啊。

1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架琴,一个人,一场流亡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