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8-18 08: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小武》影评

          贼是怎样被毁灭的
               ——观《小武》
  
  
  我们甚至不必开口,即可置人死地。
  
   奇怪的是,他竟然坚决要做一个贼。
   九七年。一个喧闹的时代。一堆破旧的废墟。在瓦砾之上人们撒了欢一样奔向繁华的世纪末,一脸茫然。有一股巨大的潮流正在席卷着这个城市,人们被卷入其中,喜气洋洋地要过幸福生活。谁能抗拒这股时代变迁、弥漫着欲望的洪流呢?
   镜头对准了梁小武。
   一个贼,其貌不扬,却一出场就大模大样,在公车上不买票,声称自己是警察!这等气势,真有点意思。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很了不起:他是一伙儿小贼的头儿,他能把被人丢的东西找回来,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个手艺人,用黎爷的话说,是个“人才”。他在自己的一小片天地里自得其乐,他有充分的自尊的资格。
   然而时代变了,环境变了,不但风声紧了,连自己昔日的好友,今日的“企业家”小勇,结婚了都不告诉自己。为什么?因为他梁小武是个贼。然而小武还是履行了当年的承诺——小勇结婚的时候送给他“六斤钱”——冒着风险干了一票,给小勇送彩礼去了。两个当年的挚友如今面对面坐着,却好像分在两个世界。小勇谎成自己忘记了小武,小武心寒了。他说不清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理解不了,但他能够感觉到什么,所以他一边抽烟一边重复“你他妈变了”“你他妈变了”,为什么要说两遍呢?因为有些事,真的“他妈变了”。
   从这一件事起,小武那自我满足的世界开始了注定要分崩离析的过程。我们跟着小武走来走去,看到了一个喧哗的世界,这里没有宁静,只有永不停歇的各种变味的声音:不登大堂的酒令、霸王别姬、打火机里奏出来的《致爱丽思》、大花轿、锯木机、柴油三轮车等等,一切听起来都那么怪,甚至发哥那部经典的《喋血双雄》也登场了。“为什么当初有机会走,你却不走?为什么?”为什么?因为那小武他无处可去。你要他去哪儿?像周围所有那些痴痴傻笑的人一样,一起在这场世纪末的大狂欢中舞之蹈之吗?走私香烟叫做“对外贸易”,挣舞女的钱叫做“娱乐业”?小武不笨,他至少还懂得什么叫做美什么叫做丑?他受不了那种种的愚昧造就的丑态。对这场全社会集体大盲从,小武有一定的免疫力。
   然而小武也是人,他也想进入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他也渴望幸福。他恋爱了,爱上了一个歌女。他不想被人排出集体生活,渴望有人相依偎,他要通过这根幸福的细线来拴住自己,把自己和这个向物欲时代狂奔的世界绑在一起。在一场更多的是自我想象成分的恋爱中,从不唱歌的他终于在澡塘里放声高歌了,虽然跑掉了。没错,在这人人都不知羞耻地大声高唱的时代,梁小武也终于忍不住沉默,想要发言了。
   他配了呼机,买了纯金的戒指要送给爱人,换了西装,他做好了准备,要拥抱这个世界了……再没有必这时候打击他更合适的了:世界一回头,一脚将他踢开了。
   梅梅莫名其妙地走了。“有俩儿臭钱美得不行了!”老板娘一句话,消灭了一切幻想。小武清醒了,原来这个世界依旧那么恶俗,连自己也变得这么恶心:竟用一片痴心拿热脸去贴生活的冷屁股。他终于明白,世界终究是要否认他的,因为他毕竟是个贼,这就是他的全部罪过。
   然而他为什么不选择别的生存呢?“我笨”,小武自己解释。他确实笨,担不是学不会某种生存的技巧,而是学不会那种“被媚俗”的生存态度,因为他终究不肯妥协,他要以贼的方式抗争。
   剩下来的就是完成抵抗和最终被毁灭这件事。恶俗一出接一出:送给母亲的戒指只得了老子的一句话作为回报:“三辈子的贫农连是金是铜还认不得?”可惜的很,这是世界还真的认不得什么是金什么是铜。这一刻,世界的空虚暴露无遗。
  小武一个人,吊在单杠上,久久地望着这个乱糟糟的世界,出神。
  接下来一家人聚在炕头上的一幕简直就是生活的恶梦,到处都是无知装扮有知的可笑,而母亲竟然把戒指送给了那个准儿媳,老子在旁边自以为是地说:“18k镀金的”。从心目中的爱人梅梅,到视自己为不肖子的母亲,再到那个外来者——准嫂子,戒指的价值在不断的易主中一次次贬值,而小武对生活的爱也一次次被打击。最后,老子用大棒把这个逆子赶出了家门,告诉他人们才不需要一个贼所给予的爱。香港回归了,小武却被从生活里赶出来了,他的世界被摧毁了。
   朋友也搬走了,一切都拆掉了。旧的世界只剩废墟。“旧的是拆了,新的在哪儿呢?”
   后面的结局是预料中的,没料到的是他栽在了呼机上,那曾经可能带来幸福消息的符号把它送进了生活的陷阱,而它带来的不是幸福,却是“天气预报,晴转多云。”
   彻底毁灭他之前,世界还要跟他开个玩笑。
   终于来了,梅梅的消息:“万事如意。”
   万事都会如意的,只要把他消灭掉。
  
  ps:最难忘的镜头:小武一个人吊在单杠上,脸上是一贯的茫然。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20世纪四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遥远的意大利有一群电影艺术家,从战后的瓦砾中站立起来,他们想尽办法筹措资金购买胶片来拍摄电影,就像一战后的欧洲艺术家们,抛弃传统,富有创造性和探索精神。引起了世界电影的关注。他们注重影片的记录性,将摄像机搬到街头巷尾,摆脱之前的舞台背景。让现实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暴露在银幕上。他们擅用长镜头,忠实于自然的客观性,剥离掉自我的主观性。他们利用非职业演员来避免角色的固定化,加入地方方言强调电影的真实性。他们不使用倒叙、闪回等结构形式,而追求最为鲜明、最为直观的结构形式。造就了一部部简单动人的影片。他们被称为意大利新现实主义。
  在中国有一群导演,他们深受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影响。拍摄了多部此类型的影片并获得了不菲的国际声誉。他们被称为“第六代”。贾樟柯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其处女作《小武》也被众多知识分子所津津乐道。
  《小武》拍摄于1998年。影片真实反映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众多小县城的真实样貌,以及人民大众的生活状态。
片中人物宽大的西装、冷漠而沧桑的面孔,父辈们似乎总是以这样的形象游走于我们童年的记忆。成排的瓦房,剥皮的墙面,高声宣传的扩音喇叭会让你觉得童年真走远了。在我们无知而有趣的童年中有一群人,他们是被那个时代边缘、忽视的一群人。他们的名字叫“小武”。
友情丢了:
  靳小勇和梁小武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一起比身高、纹同样的纹身,形影不离,患难与共。那一年,他们身上就带了四毛一分钱从汾阳一路偷到北京。他们还相约,结婚时送上六斤礼钱,以此来证明他们的情深谊厚。
时间不久,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汾阳这个小县城。小勇一改以往的小偷恶习。抓住时机干起了贸易(走私烟草)和娱乐业(开歌厅)。不久便成了当地有名的农民企业家。而小武自认为自己笨,依然靠自己的手艺(小偷)混日子。渐渐地小勇碍于小武的身份,慢慢和他疏远,撇清关系。小武依然没忘记当年的誓言,在小勇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小武用自己偷来的钱作为礼钱送给小勇,却遭到了小勇的冷面相对。小武说:“你他妈是变了。”小勇说:“不是,不是我变了。”小武不是英雄,友情也非同爱情。但贾樟柯还是用《霸王别姬》诉说出小武内心最最悲凉的心境。“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共,生死同。”
“不是,不是我变了。”也许小勇是对的。人非圣贤,生本不同。我们都活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中。自己的意愿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时代有自己的要求,而我们能做的唯有选择。一朝选错,你我便会走向不同的彼端,从此再无交集。或许小武也是对的。 “情义”是时间的慢慢累积,是你我相识、相知、相悦的满满回忆。它真的不需要其他的衡量标准。
小武虽是小偷,社会地位低下,但他每次偷窃后都会将身份证寄到邮局,归还失主。小勇是人前光鲜的企业家,背后却靠非法手段牟取暴利。原来社会地位的高低,是以金钱的多少来衡量的。
威尼斯网站,爱情跑了:
歌厅里,梁小武初识胡梅梅。由于老板破不开小武的百元大钞,让胡梅梅陪小武一天。一段嫖客和妓女的关系马上就要开始,但腼腆的小武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陪胡梅梅打电话、做头发。天黑了,梅梅必须回歌厅上班,木讷的小武只能用一句“五十块钱就这样让你挣了?”来挽留梅梅。
小武陷入了对梅梅的思念,却不敢再去见一见自己的心上人。他整日游走在街上,透过录像厅里的港台电影对白来诗化自己和梅梅的爱情。吃着街边顺手偷来的苹果,就像亚当和夏娃偷吃伊甸园里的禁果一样,小武陷入了爱情。
夜晚来临,消失的光线带走每个人好奇的双眼,而思念总是在这个时候显得越发浓烈。街边响起:“我的思念是不可触摸的网,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小武终于鼓足勇气找到梅梅。两人背窗而坐,此刻,小武的世界,阳光灿烂!
小武买了呼机,保证自己能随叫随到。小武学会了《心雨》,在浴池里他赤裸着身体,终于大胆的表达了自己的情欲。小武穿上新衣服,为梅梅买了金戒指。而梅梅却走了,跟太原的煤老板走了。留给小武的只有一句“万事如意”。
  胡梅梅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她怀揣明星梦,背井离乡在外漂泊。靠歌厅陪唱维持生存,却告诉母亲自己当了演员,还见到了大导演。一句“我的天空,为何挂满湿的泪;我的天空,为何总灰着脸”道出了胡梅梅漂泊的坎坷与无奈。她和小武一样有一种身不由己的宿命。在小武被抓后只有她送上一句“万事如意”。简单的四个字却充满了歉疚和天不遂人愿的感伤。胡梅梅用四个字告诉小武“其实我心里有你”,但我也只能“最后一次想你,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亲情冷了,尊严也没了。
爱情破灭,小武把准备给梅梅的金戒指送给了母亲。但爹妈都说是铜的。妹妹的一句“就你没出息。”小武都只是无奈的摇头。最后因小武不愿母亲把戒指送给儿媳,而被父亲逐出家门并送上一句“忤逆不孝的畜生。”
小武再次和郝警官相遇是在派出所里。似乎只有郝警官才是最了解、心疼小武的人。当他因为有事要做,而随意将小武拷在马路边时,也是他让小武失去了最后的尊严。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小武就是这样一不小心发展到了社会的边缘。这是时代使然。只是在那个时代抛弃了太多的“小武”。时代发展固然重要,但小武没有被抛弃的义务。就像贾樟柯说的“一个社会不能因为要急匆匆的向前赶路,而忽视了那个被我们撞倒的人。”

  认识贾樟柯,源于老师的推荐,一部《三峡好人》让我感触良多。于是,从心底喜欢上了贾樟柯,这个用摄像机还原最真实生活的人。决定要看掉他所有的电影,先从《小武》下手(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随机挑选)。
    不用过多的溢美之词,这同样是一部经典之作。一部电影,我整整看了4个小时,从来没这么用心的自己去品味一部电影,也许我的理解不是很到位,但至少,我曾努力的感受过,这也许也是贾樟柯想要的一种结果吧。
    让我们先来看看电影中的一些经典对白(自认为)。
    (电影开场,公交车上)
     售票员:师傅把票买了吧。....买票
     小武:(一副“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的表情) 我是警察....
   (售票员无奈离去,不久,小武作为“警察”的黑手伸进了旁边可怜的农民伯伯的口袋)
    看到这里,我对小武是充满鄙夷之情的,不断地感叹着,这世界上还有这么恬不知耻的人。画面切换,小武下车,坐上了朋友(男A)的自行车。
     男A:听说他(小勇)出国去了,去了趟韩国。
     小武:啥韩国呢?北朝鲜。
    之所以觉得这两句对白经典,是因为这两句话的寥寥几笔,展现了中国人身上长期存在的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这样的对白,是智慧的一笔。很快,镜头就找到了刚去过北朝鲜的小勇,他此时正作为一名企业家接受采访。
    小勇:我们公司决定捐款三万元给汾阳的希望工程。
    曲曲的三万块钱,不但要找电视台宣传,临走时还不忘记贿赂人家两条烟,人那,做点好事,生怕别人不知道,真真的恨不得来个宇宙大直播。(看到后面,知道了小勇原来不过是个烟贩子还顺便开个歌厅,曾经还是小武的同行,心里更加鄙视他,用他自己的话说,这钱“来路不明”,用这样的钱做善事,还大肆宣传,是为了保证上帝一定能听到你也做了好事么?)
    话锋一转,我们接着看小武。此刻,小武正带着手下徒弟们四处观望,只见徒儿男B出场,迎面就有记者冲上前来。
    记者:你知道我省正在进行什么活动吗?
    男B:.......(疑惑ing)
    记者:你知道什么是严打吗?
    男B:.......(冷汗狂流ing)
(先说一下,此时刑法刚颁布,汾阳采取严打措施,以便贯彻刑法)
    还好,小武及时出现,带着被问蒙掉的孩子郁闷的离场。
    我个人认为这是比较戏剧性的一幕,打贼的问贼“你知道贼应该怎么打吗”,这是贾樟柯的黑色幽默,独到且发人深醒。
    接下来的经典对白比较集中在我喜欢的两个情节中,所以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两个情节。
    其一,便是小勇结婚以及由这件事引发的一系列事件。
    小勇是小武从前很好的朋友,两人一起“闯荡过江湖”算是共患难的至交。但是小勇结婚却没有通知小武,并且阻止所有人通知小武。这是为什么呢?
    男C:我觉得你还是告诉小武比较好,因为结婚是大事,不能把这礼短下。对你来说无所谓,我把话说到了就对了。
    小勇:明天来那么多人都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你叫我咋弄呢?你是不是想让明天的客人想起我也当过三只手?(过去,是你想隐藏,就隐藏得了的吗?)是这意思不是呢?行了、行了,我一车烟还在军渡扣着呢。(这句话足以证明,他现在也没干什么好事,还摆出一副重视名声的假清高做派,着实令人恶心)。
    这就是小勇,他为了自己的名声和未来,不惜伤害自己的兄弟,从小勇这里我学会--这世界是多么的现实,‘义’字在现实里,一文不值。
    可偏偏就有着这样讲江湖义气的傻冒,比如说梁小武。
    (夜里,小武工作了一天来到男A处)
    小武:把这个换成整的。(一堆零钱)
    男A:怎么了?着急用钱,我借给你
    小武:跟你借就没有意思了。
    男A:怎么了?你妈病了?
    小武:没有。
    男A:捅下祸出去躲两天?
    小武:不是。
    男A:那急什么要上钱?
    小武:小勇明天结婚呢,我给他上点礼。
    男A:上礼,上礼值当的?
    其实男A说的一点也没错,给小勇上礼对小武来说是不容易的,特别是风声如此之紧的时候,小武完全就是冒着被抓的危险去凑这些礼金,抛开这些钱的来路不说,这分情谊,是很多所谓的正人君子所不能具有的。尤其是当好友并没有重视这份友情之时,小武为了实现当年那个“等他结婚我给他六斤钱”的傻承诺,还一边秤着自己的礼金一边自信地说“我和他的关系不一般”。这是一个让我感动了很久的画面,一直以来觉得坏人就是纯粹的坏人,坏人不懂的伤感,没有感情,可小武这个传统意义上的坏人,流露出的真性情是可爱的。
    在小武筹集礼金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小插曲,让人为之动容。就是小武趁着夜黑风高(呵呵,实际没这么夸张)将偷过钱包里的身份证都投进了“人民信箱”,这样做对他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好处,但那些丢失钱包的人,至少可以少些麻烦了。这样一个小偷,你能不觉得他可恶中透露着可爱吗?特别是他吹着那首《霸王别姬》(口哨):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准备好礼金的小武自然是要去送礼金了,对于他的到来,小勇是颇感意外的吧(毕竟自己没有邀请他)。
    小勇:我明天准备结婚了
    小武:结婚了也不告诉我。
    小勇:不准备大办,都是自己人,没几个人。(言下之意,小武是外人)
    小武:不要说你忙......结婚也不告诉我。
    小勇:不是不告诉你,没有几个人,都是自己的亲戚。
    小武:不告诉怎么办?勤俭结婚?
    小勇:不大办。
    小武:哼!亲戚?郝有亮啥时候成你亲戚了?吴胖子呢?吴胖子也是你家亲戚?
    你他妈的是变了.......,你他妈的是变了!
    小勇:你少你他妈的,老是你他妈的,少他妈的!
    这算是恼羞成怒吗?面对小武,小勇应该多少有些愧疚吧。然而,小武没有让尴尬持续多久,留下被小勇拒绝过的礼金,离开了着昔日古人的家。他们,注定是要形同陌路的吧。
    小武的友情,到此告一段落,可上天似乎仍不愿意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前方的挑战不远了。
    也许是失去朋友所带来的打击太大了吧,小武来到一家小歌厅,认识了给她带来爱情考验的胡梅梅。吝啬的老板娘面对小武给出的百元大钞不愿找零,于是就提出让梅梅陪小武出去逛逛的意见,以此抵消找零。于是,小武开始了与梅梅的首度约会(算是吧),50元钱,小武就陪梅梅打了个弄虚作假的电话,做了个追赶潮流的头发。当然,最为补偿,小武获得了美人香吻一枚。也许就是这浅浅的一吻,让小武自此不可自拔。
    小武与梅梅之所以能发展,还要归功与梅梅的一次生病,在探病中,两人的距离悄悄地拉近了。这场戏中有一组对白,让人动容。
    梅梅:你家是开煤窑的吧,你咋那么有钱?
    小武:我一个手艺人。(贾樟柯的黑色幽默再次出现)
    梅梅:看着可不像
    小武:我靠手艺吃饭
    梅梅: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明星,其实我自己心里最清楚,我这一辈子也当不上。
    这是两个同病相连的人,他们此刻所过着的生活,绝对不是他们内心的渴望,如果可以再次选择的话,小武也许真的就想当一个平凡的手艺人。但现实不可改变,所以当梅梅卧在被子上哭泣时,小武的内心一定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所以,小武的爱情种子才得以发芽。
    接下来,小武学会了唱歌,他在澡堂里高歌着《心雨》,在卡拉ok中与梅梅合唱。他为了梅梅买了call机,仅仅是为了能够联系方便,甚至后来,他还为她买了金戒指,只可惜没来得及送出去,梅梅就在他买好戒指的那一天,永远的消失在他生命中,干净的仿佛没来过。实际,贾樟柯早就已经在电影中提示我们小武爱情的结局了,他从认识梅梅,到梅梅和山西老板离开,始终在唱一首歌——《心雨》:最后一次想你,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
   小武的爱情,消失了,在还没来得及痛的时候。
   实际上,小武不仅仅是在友谊上,爱情上受挫,他的家庭,他的亲情也给他带来了艰巨的考验,最终,他的亲情考验不合格,积蓄已久的怨愤爆发了,在与家人争吵之后,小武离开了家。
   故事的结局是,小武被捕,惯犯梁小武是如何被捕的呢?这依旧是戏剧性的一幕:
   小武再次出手,即将得手之际,call机不识大体地响了,小武顿时被抓了现行,扭送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他还不忘了自己的call机,急切地想知道,是谁传呼了他(可见他对胡梅梅始终无法放下)。可老警察却告诉他:天气预报,晴转多云。
   已经不能用失落来形容了吧,这种感觉一定很滑稽,可命运似乎不愿停止游戏,更滑稽的还在后面,胡梅梅终于call小武了,内容是:祝你心想事成!
    哈,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最后一个镜头,遭受友情,亲情,爱情,多重打击的手艺人梁小武蹲在地面,他的四周,是越聚越多的男男女女,人们或嘲弄或鄙视的眼神,逼得他想逃跑,可他无处可去,他就像身处于一个黑暗的深渊,四周的山崖不断地向中心靠拢,梁小武就站在这样一个中心上,似乎一直向下沉,向下沉,沉到一个无尽的黑暗地带....
    你还站得起来吗?被上帝遗失的孩子?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武》影评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