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8-18 08: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青春

1997年的山西汾阳,自称是干手艺活的扒手小武整天戴着粗黑框眼镜,不笑也不怎么说话,歪斜着头,用舌头顶着腮帮子,四处游荡。小武感觉无法适应社会的变化,很清楚自己必然要被淘汰。他找到以前的“战友”,现在成为县里著名企业家、纳税大户的小勇。两人在屋里坐了半天,却觉得无话可说。在小勇结婚时,小武遵照以前的誓言送钱给他,小勇觉得钱脏而将其退回。在被朋友拒绝后,小武便经常去唱歌,结识了歌女胡梅梅。 小武一有空便陪胡梅梅逛街,时常给她打电话,但没过多久胡梅梅便将小武无情抛弃。小武回到家中,家里却没有人肯接受他。小武最终被父亲赶出了家门。最后,小武在一次例行“工作”时,被公安干警抓获并铐在了电线杆上。街上的行人冷漠地看着他,他冷漠地看着街上的行人

贾樟柯《小武》观感
 
----------没有修饰,只有用记忆去感受那份真实。

生活在别处
――与我们有关的贾樟柯电影作品

 
剧情介绍(摘自网络):
1997年的山西汾阳,自称是干手艺活的扒手小武整天戴着粗黑框眼镜,不笑也不怎么说话,歪斜着头,用舌头顶着腮帮子,四处游荡。小武感觉无法适应社会的变化,很清楚自己必然要被淘汰。他找到以前的“战友”,现在成为县里著名企业家、纳税大户的小勇。两人在屋里坐了半天,却觉得无话可说。在小勇结婚时,小武遵照以前的誓言送钱给他,小勇却说钱脏而将其退回。在被朋友拒绝后,小武便经常去唱歌,结识了歌女胡梅梅。小武一有空便陪胡梅梅逛街,时常给她打电话,但没过多久胡梅梅便将小武无情抛弃。小武回到家中,家里却没有人肯接受他。小武最终于被父亲赶出了家门。最后,小武在一次例行“工作”时,被公安干警抓获并铐在了电线杆上。街上的行人冷漠地看着他,他冷漠地看着街上的行人。
 
先说说看完这部电影的总体感受吧. 如果用2个字来形容这部电影,我会选择导演贾樟柯自己所要表达的一个事实:沉闷。可是这种沉闷我无法拒绝,因为那是我记忆下的暗色,也是我目前人生巨大的一部分记忆残留,于是我看了两遍。这种沉闷让我非常感动,那是一代人的记忆,而我也跟着他们那代人,跨越了社会的变迁,从农村到城市,更是经历那深刻反差。这种沉闷,除了整个故事,没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躲避了我们平常的大片思维,最明显的就是整部电影像是一部家庭摄像机拍摄完成,由一种‘粗糙’而更彰显了这种味道。那种粗糙,只有深深地去体会那平淡下的日子,才感觉真实的分量。
 
故事写的是一个小偷的故事,背景是97年左右的一个中国小县城山西汾阳。小武,这个似乎非常符合当年社会特性的名字,就是故事的主角,一个小偷,或者贾樟柯给他编好的一个社会职业—手艺人。我们平常很痛恨小偷,但一开始,导演似乎奠定了一个对主角不讨厌的基调---他的手非常白皙干净。同样,小武自己也一直觉得他不算在犯法。每一次他偷了别人的钱包,都会非常自觉地把身份证寄到公安局,让那个老警察去归还给失主。更重要的是,他曾经的伙伴,小勇,靠贩卖烟草,走私,当上小镇的人人敬重的民营企业家。小武完全可以走上这条路,但他始终觉得这才是犯法,这才是不道德,他并没有因为小勇的发达就去巴结他,甚至去走上这条路。这让我想起了,孔乙己那种“读书人窃书不能算偷”的奇怪逻辑,同时也为他那一份奇怪地执着而感动。
 
电影中经常出现公安人员的画面,以及街上播报国家整治犯罪问题,这是导演故意的给主角设计的一个唱反调还是为了最后他被抓起来埋下伏笔?这种画面给了我一种无以言明的悲哀。就是,在那样的小县城,当时的社会下,社会的黑与白是如何分的。小武不是一个人,他有自己的跟班,跟着他的那些小混混,都是跟他一样,穿着休闲西装,毛衣打底,西裤,皮鞋。这在当时的小县城和农村都是一种非常流行的男人穿着。特别是小武的西装,大号,再加上他带着那个黑框大眼镜,抽烟的时候也总是把烟往上翘,让我更加去理解他行为中所透露的孤傲,对现实的不屑。在10多分钟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画面:小武的跟班走在街上,突然电视台记着截住他,问他对社会严打问题如何看待。这个时候,周围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围观过来。我看了 与贾樟柯的采访 他说是真实拍电影的时候群众都围过来一直驱散不了,于是就把这些围观的群众干脆当群众演员融入到电影情节上。但我想到了鲁迅笔下的中国人,《中国人的气质》书中所描述的中国人----喜欢围观,围观刑犯被处理,围观烈士被杀。这个围观地画面在电影结尾的时候又出现了一次,小武被抓之后,被拷在街上后,路边的人又再一次围观过来。中国人的麻木?好奇围观?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这样去解读。
 
电影主要围绕着2件事,如果非得把这部“沉闷”的电影理出个情节来。
 
小勇结婚--—小勇结婚了,但是他并没有邀请小武,他害怕小武到时候又偷来客的钱,让大家都想起他也曾经有过第三只手。对此小武非常生气,觉得小勇变了,可是他坚持要送上自己的一份礼,他把礼放小勇家的桌子上,甩了下袖子就走了。这就是这个社会小混混身上所透露的情谊。
 
小武和歌女胡梅梅-----第一次小武在歌厅认识了胡梅梅,被胡梅梅逼迫着跟她一起唱,在街上走来走去的小武却显得特别腼腆,最后只好被老板娘让胡梅梅陪他逛一天街以抵消他多付的50块钱。小武陪她去打电话回家,做头发。后来胡梅梅病后,小武去探望他,就这样胡梅梅被小武善良的一面感动。最让我感动的是在胡梅梅的宿舍,胡梅梅说肚子不舒服想要个热水袋,小武孤傲地书了句:你等下。就出去把热水袋拿回来,胡梅梅唱歌给他听,轮到小武唱的时候,他还是克制不了自己的腼腆,叫胡梅梅闭上眼睛,他把打火机打开,播放单调的音弦律给她,那一刻,胡梅梅趴在了小武的腿上。那一刻,我感动了,这个恋爱的画面很粗糙,破旧的歌女宿舍(回想起我看过的制衣厂的产线员工宿舍),嘈杂的街头汽车鸣笛声,路人叫嚷声。对,即便是在整部电影中可以算作最唯美的一幕,还是没有特意地修饰,就是这个粗糙,让我感觉,这种真实,这种底层的平凡的感动,小武做惯了小偷却仍然保留下来腼腆的一面。另外一个我非常喜欢的画面就是小武在公共澡堂洗澡的时候大声唱起了杨钰莹的《心雨》,而且这里采取是全裸的镜头,我感觉小武此时的一种释放,因为他在歌厅胡梅梅身旁的时候他不敢唱歌,其实他又是爱唱歌的,吹着小调。这个全裸也是导演特意安排的,这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一丝的分心Distraction,而更像是一个真实的小武,并且赔死他大声放唱形成一个腼腆释放。
 
习惯了现代电影院唯美的爱情,金钱砸下来的爱情,我为贾樟柯所展示当时社会真实的沉闷而感动,因为我的过去部分记忆里就带着好大的一部分沉闷,那种粗糙。那个小县城,小乡镇的日子。97年的时候,我也开始在听《心雨》,还有那虚脱的英雄主义《爱江山更爱美人》(都是电影背景音乐)。没有修饰,只有用记忆去感受那份真实。

第一次看贾的电影,是在○四年的十一月,借来朋友的一台电脑,那个笨重而又奇妙的东西,似乎温暖了我那整个的冬天。

那时搬到新校区没有很久,宿舍彻夜不停电,我便每晚都在电脑前面直到午夜以后两三个小时,上网累了通常会看一部电影,在有暖气的宿舍里,我第一次看到了贾的电影。

影片的开头是一种不安的晃动,在路边,一个小青年百无聊赖的站在路边,穿着大几号的西装、戴黑框眼镜、长发。无所顾忌地压抑、抽烟、彷徨……

直到几分钟后,一辆沉重的班车停在他的声旁,我才知道他是在等车。
这部片子叫《小武》。

小武是汾阳的一个手工业者(小偷),他很清楚自己必然要被淘汰,这与他的职业无关,可能是他无法适应这个社会的变化。

他去找以前的“战友”小勇,可是小勇如今已经是县里著名的企业家,是纳税大户,两人在屋里坐了半天,话却寥寥无几。在小勇结婚时,小武遵照以前的誓言送钱去给他,却因小勇说钱脏而退回。

在被朋友拒绝之后,小武经常去唱歌,认识了歌女胡梅梅。有空的时候,小武经常陪胡梅梅去逛街、打电话。小武的徒弟谈了一个女朋友,而小武自己没多久便被胡梅梅无情抛弃。

小武回到了家,可是家里的任何人都不接受他。他经常在拆建的破败的县城里晃荡,最后被父亲赶出家门。最后小武在一次例行“工作”的时候,被公安干警抓获并被铐在电线杆上。

街上的行人冷漠地看着他,他冷漠地看着街上的行人。
……

我一直在看电影,也一直在喜欢电影。我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判断一部电影是好是坏,就像是最近大家狠批陈凯歌导演的《无极》时,我不敢妄下定论,直到看完电影,我才发现,它并没有多数人说的那样没有内容,反而,陈导能用这种叙述方式融合中国文化,这是大导演风格。

《小武》,真正用影像语言打动了我,这种打动方式自然,幽默,而且又带些沉重。我真切的感觉到,小武是存在于我们中间的,他或许就是我们的朋友,或许是我们自己。但是我们又没有小武那么真实,那么真切,这是我们赋予时代的遗憾。

然后,我看了贾的《任逍遥》及《站台》。
他写出了一代人的成长,更重要的是,他的电影,让“小县城”这种现实里不少存在的现状写实的搬上了银幕并让很多人关注到。他触及到了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彷徨,低俗,以及人性的探讨和发现。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春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