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8-06 08:2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朴编手中的那把剑

    第八集的末尾,朴编又给了这个似乎已经得出结论的故事一个意犹未尽的延展。

        看了最新的14集,好像是到目前最平淡的一集,但剧情发展到最后,是所有观众都可以预见的暴风雨前的平静。最后的不知道两集还是四集还是六集的剧情走向已经越来越清晰了,终究不过是男女主走到了一起,和家族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男二赚遍了同情,女二继续爽朗的逗比……再就是男主终于了解到了13年前的真相,为爸爸平反,救了安童鞋。
        剧情在前十集都不断走高,与惯常韩剧走向的决裂,刷新观众的三观,当然是充满了正能量的三观。第十集以男主和哥哥相认结束。在第七集结束兄弟相见的时候编剧——果然没让他们相认,但在观众们又盼了三集以为编剧要一把狗血洒到底的时候——他们居然相认了!在十集结尾熊熊高燃,我看的血脉喷张完了之后,第一反应是: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那后面十集演什么?虽然往后几集依然有可以让人哭让人笑的片段,但是男女主的眼泪、醉酒、表白,甚至哥哥自当举报人、电视自首、男女主分手……全都是顺其自然、一眼望穿的情节。果然剧情、节奏再好,也总有起起伏伏,这才是需要演员的脸和演技来救场的时候。
        看到13集,基本上所有观众都猜到男二的妈妈会是终极Boss了,或者是倒数第二大Boss。而女主的妈妈在“洗白”或“不洗白”的路上已经挣扎了那么久,眼看是至少还得再黑一次。朴编剧的原则总是爱把故事说圆满,前后呼应,从哪里开始就到哪里结束,所以每个人都是有用的,每个情节都是关联的。每个角色的存在不是为了让我们分清好坏,只是为了让我们知道他们为什么成为了现在的样子。好像《听音》里面,闵俊国、张慧星、朴修夏、车律师的圆圈,徐度妍、徐大硕、黄达钟、申律师的圆圈,张慧星、徐度妍、车律师、申律师的圆圈……还有朴修夏的同学、彗星的妈妈、金法官……每个人和另外的人到最后都有了奇迹般的交集,但是观众明知道这些都是巧合,却也理解它们之所以设计成巧合,都是编剧为了传达她“不管为了什么原因,当一个人杀了人,所有的理由都会消失;只活一次的人生,只用来疼爱别人还来不及”的愿景。
        同样的,《匹诺曹》里的巧合也已经上演了一次又一次,所有的关键人物到现在也应该都出场了。男二的妈妈之所以成了Boss的焦点,正因为她的故事到现在还没讲。这也是为什么哥哥一定是举报人的原因:如果由另一个人举报,就得多写一条支线多一个角色。把复杂的事情搞得更复杂不是此编剧的风格。第14集纵然波澜不惊,却在最后缕出了一条直线。令人感动的不是男二的妈妈成了关键人物,而是主线剧情在各种可能性中走了与这部剧的主旨最为契合的方向:事实的重要性和舆论的影响力。但是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谣言”?什么是“真相”,什么是“谎言”?《听音》的开头其实就有了答案:“不是真相在裁判中胜利,在裁判中胜利的才是真相”。裁判的“人”,在《听音》里是法官、陪审团,在《匹诺曹》里是全体社会大众。而律师和记者,都只是媒介,他们的话语权让他们成为了可以影响结果的人,他们的良心是左右“大象抬起的腿是踩死了人还是踢了皮球”的最后一块拼图。
        “读心术”和“打嗝症”的作用何其相似,都是为了隔绝谎言。也正是如此,爱情戏才会变得如此快刀斩乱麻,毕竟还有一半剧情得用来讲故事而非谈情说爱。超能力把男女主捆绑在一起,也只有俩人捆绑在一起时,才是编剧心中的“完美主角”,可以扒开一切黑暗的“superhero”。所以两部剧根本就是一部剧,接下来,奇河明和崔仁荷要开始拯救安灿秀了。
        安灿秀是谁?——徐度妍。其他的,哥哥是闵俊国,黄乔东是车律师,宋车玉是徐大硕,爷爷是彗星妈妈,YGN台长是申律师,金光奎还是金光奎。那么剩下的人到底是剧中的什么成分呢?大概就会是最后六集里各种可能性的担当了吧。讲过的故事里尚未拔出的和最近新增的线头除了男二妈、女主妈和MSC局长这条已经呈现了一半的这条还有女主父母离婚的原因、女二的身份、MSC的最大股东、国会议员,说不定还有今天特地给了一个个人镜头的YGN社会部部长(前两天才发现这位演员就是朴修夏的爸爸)。只是男二和女二到现在都还没有特别重要和独立的戏份,再弱下去就快变成金忠基和高成彬了!这样真的对吗?真的要在暗恋单恋线上走到黑吗?男二这个要么领便当要么成全才子佳人远走他乡的传统风味这么浓重,编剧能给他另谋个出路吗?
        《匹诺曹》说到底就是《听音》加《听音前传——闵俊国篇》的融合增强版,只是有了更多的人物和更复杂的前奏。但值得感激的是,在这个时候,相当于中央电视台的SBS敢于对媒体开刀,并逐层黑化“加害者”的动机,从单纯的增加收视到影响社会舆论到故意强奸大众意志,无疑是有勇气的。
        我们看到的“真相”也许是被处理过的“真相”,也许是真相的一角,也许是真相的反面,当然也有可能是谎言。同时,我们在接收到“真相”后所下的判断也许很轻易的就让我们从被害人变成了加害者,继续传播所谓的“真相”。这也许是我们对朋友说的一句话、一条微博的评论、一个朋友圈的转发……又是《听音》里,那个《鹊贼序曲》的故事说过:少女因偷钥匙被判了刑,后来才知道偷钥匙的是喜鹊。看似谁都没有过错,但却分明决定判处少女死刑的每个人都是加害者。
        所谓的“舆论暴力”也是,每一个参与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加害者,或者是被害者。左右舆论导向的,例如媒体、名人和公知,他们的一言一行固然更有影响力和煽动性,但更可怕的无疑是大众,因为大众的行为是以个人记的但影响力却是以一个整体来计算的。正因大众永远都是能被影响和左右的,用真相还是谎言来左右大众才变得尤为关键和敏感。这也是《匹诺曹》从最初就开始探讨的“什么样的记者才是好记者“这个问题的原因吧。
        剧情在不停的反转,这似乎是编剧功力的体现,但更多时候是现实中上演的一幕幕:比如已经被举烂了的手术室自拍的梗和药家鑫被有后台的梗。甚至我本身也不知道这两件事的真相,但我已然成了事件传播者,我也可能成为那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不管这个故事以什么方式收尾,估计完结的只会是”王子和公主终于幸福的在一起“了而不是”什么样的记者才是好记者“,因为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再好的记者也只是在接近真相的路上走的最远的那个。

然后世界上好像有太多像宋车玉那样为了做出观众想看的新闻而不是该看的新闻而去“制造”新闻的记者。央视记者采访巴黎袭击亲历者,完全颠倒了事实真相,将那位受访者塑造成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弱形象,和宋车玉对奇载明的视频断章取义有什么不同呢?
有的记者甚至为了新闻不惜放弃道德底线。深圳晚报的记者伪装成医生助手潜入手术室偷拍姚贝娜的遗体,先不谈医生的道德问题,记者提出的请求本就是莫名其妙。为何不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你的亲人,你会希望其他记者这样做吗?

    第八集中滑冰案,则是匹诺曹讨论的又一处灰色地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忘初心地里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所以这一切就像是奇河明说的那样:人们往往以为匹诺曹只会说真话,人人也都认为记者只会传达事实。但是无论是匹诺曹还是记者都该明白,人们会无条件相信他们说的话。所以,他们应该明白自己所说的话比其他人的杀伤力更强,他们应该谨慎再谨慎才对!

    这句话从宋车玉嘴里说出来不免有些讽刺,可对于减肥大婶事件却是很好的点睛之笔。作为主角们进入记者行业接触的第一个案件,与奇父被冤、奇家一家家破人亡的故事主线一脉相承——身为社会喉舌的记者若不负责任,很容易掩盖事实真相、酿成悲剧。

如今这些记者的种种行径最终将导致的是世人对新闻行业的不信任。如果有一天世人都不再相信记者了,那么新闻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或许有的记者并不是想要说谎,但也正如《匹诺曹》中所说的那样,一个记者不该说出自己没有求证的话。而我们要做的,也许就是学会在话说出口之前,好好想一想吧。

    新闻,能杀人也能救人。正如11所说,【这世间不光是黑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带】无论是听音,还是匹诺曹,都经常让我想到这一点,是非善恶,并非对立两面,而是剑之两刃,只看执剑人如何思量决断罢了。

主观臆测的例子有很多。1月初的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发生之时,曾有微博爆料踩踏事件是因为有人洒美金造成的。说实话,在得悉这一消息的那一刻我也相信,甚至和很多人一样在心里咒骂起这个不道德的洒美金的人,或许是抱着那样的仇富心理。
真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
当时这条微博的转发率很高,很多人都在微博上声讨那个酒吧。不久之后,经调查发现时间和地点都不对,算是彻底澄清了这件事。然而这样的言论没有彻底熄灭,还是有很多人忽略那些不符合的时间和地点,坚持这样攻击性的言论。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这个谣言也慢慢地冷却了。
这件事到底该怪谁呢?怪最开始发微博的那个人吗?不,他只是提出了自己的怀疑,这样的怀疑更是体现了记者存在的价值:根据疑问,找出真相,证实怀疑或者推翻怀疑。这件事的结局算是好的,怀疑最终得到了澄清,是代金券不是美金,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那个酒吧最终也没有像奇浩尚一家那样受到世人的攻击。

    减肥大婶的案件说到这儿应该是差不多了,可是有意思的是,在让大家对新闻报道望而却步的同时,朴编却通过凡潮之口交代了事件的后续,没有手术费又失去妈妈的女儿在新闻报道之后就出现了捐献者,也出现了大量捐款。

难得有这样一部从头高能到尾的韩剧,像我这样热爱追剧的人自然是不容错过。看完《匹诺曹》之后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有很多要说话,于是便来这里说说。
说到《匹诺曹》,难免提起《听见你的声音》。朴编的剧的确喜欢,这两部走的都是特殊能力的套路,一个会读心术洞穿一切谎言和伪装,另一个匹诺曹综合征更干脆了,连说谎的可能都没有了。但是,最让人难过的是,即便不想说谎,我们说的可能也不是真相。
在奇浩尚事件当中,那个匹诺曹的邻居并非想要说谎,也并不是想要伤害曾经在他面前炫耀的奇浩尚,他只是说出了他看到的真相,却因此给他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公众舆论就像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我们说出口的那句话,可能就是弄断那根头发的刀刃。《匹诺曹》当中这把剑最终落在了奇浩尚一家头上,而我们往往因为这把剑落在与我们不相干的人头上而渐渐淡忘了那件事,就像13年后大家都不再记得奇浩尚一家的悲剧。不曾感到伤痛也就不曾收敛,在言论自由的时代我们随意发表个人主观臆测,真是莫大的悲哀。

    【大家都说新闻就像洋葱,因为只要剥去一层名为真相的外皮,就可以看见另一层真相】

    匹诺曹第七集,宋车玉在减肥大婶事件末尾有个总结:

    很喜欢这段台词,摄像大哥不经意之语却刻骨真实。不做记者或许不能体会对堪称精彩的新闻的渴求,也因此凯文卡特那张照片问世之后获得了普利策奖却收到世人的一片指责之声。参照凯文卡特的例子,我们完全可以给第八集换一个结局——卡车向摔倒在路中间的小孩子冲过来,你有时间把他抱走,摄像机在记录千载难逢的直播车祸现场——仁荷和凡潮,他们会作何抉择?

    何为记者的公益心?金公主说,把事件做成新闻被政府、总统甚至全世界看到,就是记者的公益之心。仁荷被说服了。可是在这件事情上,袖手旁观最多不过是市民们摔两下子,不至于令人过分自责。可如果事关生死呢?有人举过凯文卡特那张【绝望的苏丹】的例子,一边是在你眼前就要死去的生命,另一边是震惊世界的新闻价值,这个选择,恐怕要比滑冰事件难得多吧?

    如今传媒的发展日新月异,舆论的力量越来越大。不实的报道所造成的众人谴责就好像一纸无情的判决,给当事人判了死刑。正因为如此,记者,或者说新闻工作者身上才担负着谨言慎行的责任;而同检察官不同的是,因为没有国家公权力的制约,即使酿成恶果也不是责任的唯一确定承担者,这份责任更无形,也更容易被忽视。

    所谓眼见为实。可事后参与调查的记者也好,警察也好,展现在人们面前的,终究不再是一副完整的画面,而只是其中的些许拼图而已。还记得听音中彗星为修夏所做的辩护吗?

    仁荷问摄像大哥,前辈,您拍过这么多事故镜头,难道没有像我们一样纠结过吗?大哥说当然有过,但是当记者的、做得越多等得越久拿到的画面就越好,可是实在太辛苦了,所以做久了越来越想祈求一些坏心的愿望。祈求那些终究会发生的事件,不如就给我个幸运发生在我眼前好了。

    【不完整的事实就像100块中只缺少20块的拼图。当然,不能说拼图缺少20块,就把大象说成是狮子或猫。但因为没有这足够的20块拼图,大象究竟是用前足踩死了人,还是踢球,我们无法判断。假如大家只看到那只大象用那只前足踢了什么,就说看到大象用这只前足踩死了人,应该判它死刑。这该怎么办呢?】

    记者戏题材虽好,却难以在戏剧中体现。原因之一恐怕是,法律冲突可以体现在法庭上,记者只能内心挣扎,这就是金公主所说的纠结。法律职业者尚可以宽慰自己,法律本就是规则游戏,有罪无罪都各有一方立场、有证据可谈;而记者则完全是内心博弈,何况新闻稍纵即逝,连纠结的时间都没有许多。
    
    喜欢朴编手中的那把剑。爱情虽好,过多也容易腻。融合在动人爱情故事之间的思辨和成长,岂不让这故事更饱满也更余味悠长?这也正是匹诺曹的独特之处吧。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朴编手中的那把剑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