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影视 2019-07-02 15: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站 > 娱乐影视 > 正文

不疯魔不成活

初见你时
我是母亲怀里的蒙面小鬼
而你
是一个倔强的杂耍孩子头
那一砖头拍下去时
世界突然安静了
看见你没事
我笑了
那么欣慰
世界开始热闹如初
母亲的表现应该就是我的心里所想

兴之所至,看完了许久前就下定决心要看的《霸王别姬》,太多人心中的经典。
   影片的开头讲的是小豆子母亲送他到关师傅那里学京剧,因为天生六指而被拒绝,于是在寒冷的冬季,用刀生生切下他的第六指。纵然进了戏班,也还是因为母亲是妓而被一众孩子嘲笑。只有小石头,小赖子一直帮他护他。
   戏班的师傅很严,背错词要打手心。“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许是长相过于清秀,演的是个女角。终因这一句,被打了一次又一次。怎么会是记不住,只是固有的坚持罢了。却最后因着种种,习惯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受不了戏班的残酷,小豆子和小赖子跑了,是小石头放他们走的。他们走在外面,看了一场名角的戏,看到他受尽追捧,两人都哭了。“这要挨多少打,我才能成为角?”这是小赖子的悲伤。决定回到戏班的他们看到小石头因放他们离开而被打,小豆子甘愿自己受罚,而小赖子却上了吊。“吃完冰糖葫芦,我就成了角。”这是小赖子的愿望。可终究,他还是没等到自己成了角。但我始终觉得,师傅虽然凶,经常打人,但总是为了教他们怎样学好京剧。关师傅教了一辈子京剧,最后,也倒在了戏中。而小豆子也因为过于清秀的长相,而被公公看上。这期间,当然不能忘的是小豆子捡了一个被丢弃的孩子,即使人各有命,他还是救了后来名为小四的那个孩子。
   终于的终于,小豆子和小石头成了名角,一出《霸王别姬》,让段小楼程蝶衣的名声远播。程蝶衣对段小楼有一种执念。他说“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他从来没分清过戏里戏外,他的戏就是他的人生。换来段小楼的一句“不疯魔不成活。”终于,段小楼娶了花满楼的妓女,菊仙。我一直觉得菊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子,兼具善良和智慧,纵然有私心,那也是因为她爱着段小楼。程蝶衣从未叫过菊仙嫂子,叫的从来都是菊仙小姐。在段小楼和菊仙的证婚礼上,程蝶衣咄咄逼人,段小楼一句“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仿佛预示着结尾,程蝶衣永远活在他的戏里,他给日本人唱,给各种阶级唱,每一次他都拼了命,用尽全力的唱,他对京剧,是真的认真。他被困在戏里,怎么都出不来。
    段小楼桀骜猖狂,得罪了日本人,为救他,程蝶衣替日本人唱了一出戏。当他出来后却气他竟为日本人唱戏而甩袖而去...
    时间的流逝匆匆,文革那几年,人人自危,怕成为被批斗的对象。最最光荣的便是红卫兵了。小四却又恰恰是其中一员。除四旧是那时的潮流。小四长大了却也变了。关师傅没有告诉小四是谁捡了他。程蝶衣有他对京剧的理解,他的固执。而小四却想法不同,最终小四夺了他虞姬的角。讽刺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唯独他不知道,穿着一身戏服,看着另一个男旦。时隔多年,段小楼又将这句“不疯魔不成活”赠与他。
    袁世卿袁四爷是戏霸。或许也是他改变了程蝶衣的一生。他对《霸王别姬》有不同的理解,初次见面,赏的便是名贵珠玉的冠披。再后来,又赠与他一把宝剑。曾经他们在月下唱垓下一曲,程蝶衣举剑而刎,袁四爷拦住了他,说这是真剑。可多年后,他还是用这把剑,穿着戏服,了结了余生。
   故事的结局可悲,相互的揭发,让他们变得面目可憎。终于,菊仙上吊了,程蝶衣自刎了。
   最最难过是程蝶衣一生求而不得,却一生从一而终。一生执念,终于在最后幡然醒悟“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永远忘不了他的不疯魔。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静静和衣睡去,不理朝夕。

兴之所至,看完了许久前就下定决心要看的《霸王别姬》,太多人心中的经典。
   影片的开头讲的是小豆子母亲送他到关师傅那里学京剧,因为天生六指而被拒绝,于是在寒冷的冬季,用刀生生切下他的第六指。纵然进了戏班,也还是因为母亲是妓而被一众孩子嘲笑。只有小石头,小赖子一直帮他护他。
   戏班的师傅很严,背错词要打手心。“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许是长相过于清秀,演的是个女角。终因这一句,被打了一次又一次。怎么会是记不住,只是固有的坚持罢了。却最后因着种种,习惯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受不了戏班的残酷,小豆子和小赖子跑了,是小石头放他们走的。他们走在外面,看了一场名角的戏,看到他受尽追捧,两人都哭了。“这要挨多少打,我才能成为角?”这是小赖子的悲伤。决定回到戏班的他们看到小石头因放他们离开而被打,小豆子甘愿自己受罚,而小赖子却上了吊。“吃完冰糖葫芦,我就成了角。”这是小赖子的愿望。可终究,他还是没等到自己成了角。但我始终觉得,师傅虽然凶,经常打人,但总是为了教他们怎样学好京剧。关师傅教了一辈子京剧,最后,也倒在了戏中。而小豆子也因为过于清秀的长相,而被公公看上。这期间,当然不能忘的是小豆子捡了一个被丢弃的孩子,即使人各有命,他还是救了后来名为小四的那个孩子。
   终于的终于,小豆子和小石头成了名角,一出《霸王别姬》,让段小楼程蝶衣的名声远播。程蝶衣对段小楼有一种执念。他说“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他从来没分清过戏里戏外,他的戏就是他的人生。换来段小楼的一句“不疯魔不成活。”终于,段小楼娶了花满楼的妓女,菊仙。我一直觉得菊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子,兼具善良和智慧,纵然有私心,那也是因为她爱着段小楼。程蝶衣从未叫过菊仙嫂子,叫的从来都是菊仙小姐。在段小楼和菊仙的证婚礼上,程蝶衣咄咄逼人,段小楼一句“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仿佛预示着结尾,程蝶衣永远活在他的戏里,他给日本人唱,给各种阶级唱,每一次他都拼了命,用尽全力的唱,他对京剧,是真的认真。他被困在戏里,怎么都出不来。
    段小楼桀骜猖狂,得罪了日本人,为救他,程蝶衣替日本人唱了一出戏。当他出来后却气他竟为日本人唱戏而甩袖而去...
    时间的流逝匆匆,文革那几年,人人自危,怕成为被批斗的对象。最最光荣的便是红卫兵了。小四却又恰恰是其中一员。除四旧是那时的潮流。小四长大了却也变了。关师傅没有告诉小四是谁捡了他。程蝶衣有他对京剧的理解,他的固执。而小四却想法不同,最终小四夺了他虞姬的角。讽刺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唯独他不知道,穿着一身戏服,看着另一个男旦。时隔多年,段小楼又将这句“不疯魔不成活”赠与他。
    袁世卿袁四爷是戏霸。或许也是他改变了程蝶衣的一生。他对《霸王别姬》有不同的理解,初次见面,赏的便是名贵珠玉的冠披。再后来,又赠与他一把宝剑。曾经他们在月下唱垓下一曲,程蝶衣举剑而刎,袁四爷拦住了他,说这是真剑。可多年后,他还是用这把剑,穿着戏服,了结了余生。
   故事的结局可悲,相互的揭发,让他们变得面目可憎。终于,菊仙上吊了,程蝶衣自刎了。
   最最难过是程蝶衣一生求而不得,却一生从一而终。一生执念,终于在最后幡然醒悟“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永远忘不了他的不疯魔。
   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他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他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静静和衣睡去,不理朝夕。

再见你时
是我被剁掉了第六指
母亲离开
我为了赌气将她留的唯一一件大衣烧了
你为我出头
我不领情的推开你

再到后来
日常拉筋
你借口脚下没眼
给我放水
之后被师傅抽打
头顶水盆直到夜半
冰冷的你走进房里
我光着膀子
拿了床被子
跑向你
只想包住你
只想让你暖和
甚至不惜用我自己的体温
温暖你
小石头
那晚
你是否做了好梦?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我就是男儿郎啊
才不是女娇娥
为什么总是被责打?

找到机会
和小赖子逃了出去
终是不舍你
回来了
你被打了
我被打了
小赖子
死了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你怒气冲冲
烟斗在我嘴里翻搅
嘴角出血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所有人都笑了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做得这么好
还要被惩罚?
那个老头子
真让人
害怕
新生儿才让人觉得希望啊
毫不犹豫
抱起了他
我似乎得到了些许安慰

袁四爷懂戏
日本军官懂戏
为什么
段小楼

不懂戏
不懂我?

你说我“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可那是戏”
可是你却不知道
我疯魔
是因为其中有个我爱的你啊

我把戏服烧了
一把火
我想把你也从我心里烧掉啊

我终于鼓起勇气
怀揣着思念
偷偷摸摸来看你
我站在窗子外往里看着你
自此挪不开脚
舍不得走
我继续看
看着你和她
看着你和她
我看到了你和她
是我最不想看见的一幕
你和画面
我终是做了抉择
转身
我来了,你不知道
我走了,你也不知道
可是,雨知道啊
我走时,他下得更大了

即使你要被批斗了
被打倒了
我也会争着给你上妆
给你画那个我最爱的妆
一心一意
就像以前的每一次

我一直不知道
原来你也可以
近乎疯狂地
散失心智地
不可理喻地
大声叫骂着我是汉奸
说着一切一切
我的不好
那样的你
是那样贪生怕死
那样丧尽天良
那样让我心寒

最后的最后再聚首
我不是程蝶衣
你不是段小楼
我只是你的虞姬
而你
也只是我的楚霸王
终于,我还是别了你
小石头
你一直都不知道小豆子喜欢你么?

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娱乐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疯魔不成活

关键词: 威尼斯网站